致曾經的我們 - 完結篇

Wednesday, March 29, 2017


對於琳淩主動聯繫,我任然耿耿於懷,為何做錯事的人能如此理直氣壯,至少在我心底認定錯的是她。

耿耿於懷我們之間的友誼比不上一個男人;耿耿於懷我們之間的信任如此不堪一擊,這些年被友誼所傷的心早已傷痕累累,也因為這樣我開始了刺蝟模式,對於任何人不再輕易交心。

不管是先入為主,還是道聽途說,或許這只是讓我過得安心,只有這樣心底才能釋懷曾經誤會了大小姐,也只有這樣心底才能原諒琳淩對我的傷害。說到底,我們之間的友誼彷彿是一場鬧劇。

抵達相約的cafe時,琳淩和J先生早已坐在裡頭,本想臨陣脫逃,卻被琳淩發現了我的蹤影,「娟,這裡」

我調整了心態,深嘆了一口氣,「做錯事的人不是我,幹嘛要緊張」

「Hi」,就因為這個人我們仨人漸行漸遠,友誼破裂,但他竟然一臉若無其事地向我打招呼。

心底地怒火開始燃燒,然而在社會上打滾的這些年也讓我學會了大家口中的“圓滑與禮貌”,「好久不見」

也許琳淩怕我按耐不住性子,「娟,你要喝點什麼我讓他去買」

「不必了,待會有事不能坐太久」,琳淩聽後臉上一瞬即逝地失望,那刻的我們就像陌生人,「我們長話短說吧」

「其實你們都誤會淩了」,J先生牽著琳淩的手緩緩說道。

我不屑的乾笑,又是一句誤會,「喔—哪裡誤會了?」

當初認識J先生是大小姐的男友,現在再見面竟然卻換了身分,多麼的諷刺。

最後一次聚會上見到J先生時,大小姐缺席了。那時琳淩的說法是大小姐有事無法參與我們,加上不期而遇J先生,我也沒多想了。

J先生說誤會,琳淩堅持事情不是我所想像般,一切都是我多心多疑了嗎?

「我和惠確實曾經在一起,但我沒有劈腿,至於和淩是在多年重逢後才在一起的」J緩緩解釋,只是這解釋我聽起來更像是推卸責任。

我望著琳淩,一位我曾以為非常了解的閨蜜,心底多想這一切真的只是誤會,不過我眼前所見以及過往的點滴,這一切堆積起來的“證據”都讓我無法單憑一句誤會就能釋懷。

「淩,我們曾經是那麼要好,彼此間也沒有任何秘密。我也從不過問你任何私事,這一次我希望你老實答我,你很久以前是不是就喜歡他了」

當下的氣氛讓我好難受,害怕聽到的答案就是心中所想,卻又盼著一切都是我多心了,只是最後琳淩的答案還是讓我心淌著血。

琳淩和J先生一直解釋他們沒有背叛大小姐, 之間的愛苗也是在大學時期重逢才發芽,不過我什麼也聽不進,耳朵嗡嗡作響許久。到最後我連自己怎麼離開cafe,怎麼回到住宿都毫無印象,唯一察覺的是心好痛好痛,這些年的傷疤一下被揭開。

明白愛情裡沒有對錯,只有先後次序,可是無法諒解琳淩當初為何沒有解釋清楚,更氣惱大小姐的霸道野蠻,可恨自己對於我們間的友誼竟是如此的不信任。

如今,哪怕事情真相是如何,又能怎樣?因為心底愧疚,因為依然在意,我們還能若無其事回到從前嗎?

「惠,你有沒有想過其實當初只是一場誤會?」,陪大小姐選婚紗時,我多嘴問了一直困擾多時的問題。

「娟娟,不管是不是誤會,一切都過去了,現在的我已經不愛他,而且我也要結婚了。既然過去了,又何必理會事情的始末,不是嗎?」

是呀,一切都過去了,時光也無法倒流。琳淩和J先生戀愛了,大小姐要結婚了,那我又何必執著於過往的一切。不管怎樣,我們仨人曾經有過一段開心的友誼,哪怕早已回不去。

以往的種種,早已不再重要。

續上次在cafe後,琳淩不再聯繫我,過後我和大小姐也斷了聯繫。多年後,我在面書看見J先生向琳淩求婚了,我發了封短訊給她祝賀「恭喜你」。

「謝謝」

由此始終,執著的人只有我。


延伸閱讀:《致曾經的我們》


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You Might Also Like

3 comments

  1. 执着在过不去心里的底线。—— 舒心怡人

    ReplyDelete
    Replies
    1. 舒心怡人,
      也因為這條底線,心裏執著的很。

      Delete
  2. 那么快就完结篇了,好不舍得这个故事。
    虽然结局不是Happy Ending但很接近现实世界,那些年回不去的友谊。即使是误会或什么,破裂的友谊怎样也修补不了。

    ReplyDelete

Like us on Facebook

熱門文章|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