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曾經的我們 - 第二章

Thursday, January 12, 2017


“呤呤—— 呤—” 手提電話鈴聲響起,瞄了一眼是個陌生號碼,猶豫該不該接下時,手和腦袋不協調,不由自主就接起了那通讓我思緒回到中學時期的電話。

「含羞草,你好」,聽筒裡傳出一把即陌生又熟悉的女聲,原以為是一通播錯的電話,想要蓋下時卻覺得不對勁。

若是打錯了,對方又怎知道那個13年前的被她們亂安一番的花名呢?

「你是?」

「你不記得我了喔?」,那把霸道又不失分寸的聲音讓我想起了曾經的我們。

「大小姐?」,我剛語畢,聽筒裡就傳出一聲爆笑,然後伴隨著一貫地作風來兩聲不屑,「嗞——嗞——」

“好久不見”,縱然這句話在心底演習了千百遍,然而該說出口時還是那麼地難以啟齒。聽筒裡安靜的可怕,彷彿時間就此靜止,任憑分秒流逝誰也不再開口,直到曉惠按耐不住,「我要結婚了」

對於大小姐會比我早婚一點也不出奇,只是沒想到多年不見,再度從新聽到這把聲音,卻是聽到這樣的消息,讓我震撼。

雖然我們10年不曾聯絡,科技的發達與進步讓我們免去了失聯,早在5年前我們已經是面子書上的“朋友”。只是我忘了究竟是你添加我,還是我添加你,但這一切已經不再重要。 對於你要結婚的消息,心底為妳找到幸福感到快樂,只是說出口時卻那麼地冷冰冰,「恭喜你」

「你要來我婚禮嗎?」,一向高傲自大的大小姐如今卻自信全無。

我們間的隔膜並沒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反倒久未聯繫讓我們更為陌生。「你請我,我一定會來」,其實我心底想說的是“當然會出席”,不知為何脫口而出的卻是另一回事。頓時好想咬一咬自己的舌頭,社會上打滾了那麼多年卻學不會圓滑。

「我請定你,只怕你不賞面」


忘了最後如何蓋下電話,只記得腦海中浮現的種種回憶讓我久久無法釋懷。

曉惠曾這樣說,「不管誰結婚,另外兩個一定要當伴娘,不需拒絕,做不到的是小狗」我們三個女生曾經許下承諾,只是最後都無法兌現,彷彿大家都成了小狗。

10年前的我們形影不離,10年後的我們漸行漸遠,失去了你們的日子從然黯然失色,卻早已習慣了。這些年出現過的友誼多不勝數,只是再也沒幾個真的能走入心中,因為心底的那道傷疤依舊隱隱做痛。 


原來並不只有愛情需要緣份,友情有時也需要緣份,而我們仨人註定是緣薄。



- 待續 -


延伸閱讀:《致曾經的我們》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

Like us on Facebook

熱門文章|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