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 第二十八章 《完结篇》

Tuesday, March 01, 2011

男:俊泓 (小靈体饰演)
女:冰霓(Britney)笔名:悠恋 (爱尔兰咖啡饰演)
...........................................................................

傍晚时分,咖啡馆外的道路上留下了重型装备运输车所辗过的毁坏痕迹。顶楼被挖掘机摧毁的部分也做了稍微收拾,而咖啡馆大门旁还留着大量的瓦片残骸。
咖啡馆内热闹非凡,员工们获知咖啡馆免拆后,都高兴得大声欢呼庆祝。洪金宝甚至拿出麦克风高歌数曲,还扬言今日不回家!
冰霓像往常般坐在落地窗旁的位子,她没有参与员工们的欢呼派队。原来热闹的气氛特别容易让人深感寂寞。
冰霓看着大家高兴的样子,不仅望了窗外一眼,叹气说:“怎么,今天的晚霞特别迷人呢?”
这时张伯伯拿着杯咖啡走了过来,坐在冰霓身边,他喝了口咖啡后问:“怎么啦?有心事吗?”
冰霓笑了笑摇头。
“这小伙子,跑哪儿去了?还不快回来!”
张伯伯留意到冰霓的眼神,那淡淡思念的目光,不难猜出她正想着谁。
张伯伯继续喝口咖啡,亲切问道:“小伙子没有联络你了吗?”
冰霓乃是摇摇头。
冰霓回想起昨晚与俊泓跳舞的片刻浪漫,还有他亲口答应的承诺。
张伯伯拍了拍冰霓手背,问:“他没告诉你理由?”
“可能他没机会说吧。”
冰霓的眼神依然停留在落地窗外,但思念却回到了俊泓送她的红色高跟鞋,还有亲手调了一杯很特别的爱尔兰咖啡,照理说俊泓应该不会一声不响就消失无踪,难道这跟陈英集团有关?
“担心什么了?” 张伯伯看出了蹊跷。
“这里的员工都一致认为,这幕后出钱出力的,一定是我那未露脸过的爸爸,因为这些产业都转到我名下。” 冰霓深思一阵继续说:“我却不这样认为。”
“那你认为这咖啡馆得以保留都是因为俊泓?
“可是......如果是俊泓,他哪来这么多钱,而且是在一夜间筹得。” 冰霓说出了心中的忧虑:“若他有钱就不会租在那便宜,兼龙蛇混杂的妓院楼上。还是这些钱都是犯法得来的......
张伯伯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回答道:“他虽然没有说明理由,但俊泓并不像那种坏骨子的人。你若想跟他在一起,就要相信他。”
“可是我就是很担心。”冰霓一脸焦心的样子。
“没事的,别想这么多。” 张伯伯安慰说:“俊泓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有什么打算吗?”
“他承诺不离开我,他一定会回来。”
张伯伯看着冰霓坚持的口气,忽然想起以往的恋情,轻声说:“你会继续等下去?”
“会。”
“一直到永远?”
“嗯!”
冰霓倔强的性格让张伯伯想到了一个人,只听他缓缓说:“你还真像她呢!”
“张伯伯,这咖啡馆你就继续打理下去吧!”冰霓笑了笑,虽然咖啡馆是在她名字下,但她不想因为这样而失去张伯伯,只听她继续说:“我很喜欢你调制的爱尔兰咖啡呢!”
张伯伯笑得合不拢嘴,看着冰霓爽快说:“那就来一杯好了,呵呵!”
“老张,你可别忘了这儿呀!”隔壁座的老公公像似着了咖啡瘾,忙提醒张伯伯。
张伯伯与老夫妻闲聊几句后,就走到柜台处准备咖啡。
当~当~
芬妮拿着一个小鱼缸走了进来,环顾下四周后,才走到落地窗旁的位子。
“这是俊泓哥哥第一次坐的位子吗?”芬妮看了冰霓一眼,柔声问道。
冰霓震了下,没想到她明白那么多,还有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细读自己的心思般,无误地表达出来。冰霓硬着微笑说:“死变态告诉你的?”
芬妮摇了摇头,然后轻轻把小鱼缸放下,说:“这些血鹦鹉对俊泓哥哥十分重要,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它们。”
冰霓眨了眼睛,一脸疑惑的样子。
芬妮再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继续说:“这个也给你。”
这是...... 冰霓问。
“是俊泓哥哥家里的钥匙。”芬妮解释说:“俊泓哥哥离开前,所有的衣物和用品都没有拿,也不知他几时才会回来。”
冰霓望着芬妮,问道:“不是说还有需要保护的东西吗?怎么你也不留下来了?”
芬妮轻轻笑了笑说:“我的离开并不表示我将放弃。”
冰霓没有继续问下去,芬妮也选择了沉默。可是两人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有好多话想说。
张伯伯这时走了过来,端着爱尔兰咖啡说:“孩子,尝杯咖啡才走吧,这儿很热闹,多留下一会儿吧!”
芬妮婉转地拒绝了,轻声说:“张伯伯谢谢你,我还有些事,得先回去了。”
张伯伯点头示意时,看见了桌面上的钥匙,这让他回想起昨晚的事,当时俊泓向他问道:“如果咖啡馆是你一生中最珍贵的东西,那你会以什么来交换或是以什么方式来交换?”
那时张伯伯回答说:“生命!”
俊泓笑笑回答:“可惜我的性命不值钱,只好用我最珍贵的骨气来交换。”
张伯伯这才恍然大悟,心想:‘难道小伙子和什么人达成协议了,不然他怎么没有出现?’
可是现在才想起为时已晚,俊泓失去联系后,不仅让冰霓难过,更在张伯伯的心中留下了遗憾,怎么当时不阻止俊泓呢?
“她那么快就走了?”从刚才芬妮一踏入咖啡馆,洪金宝的眼神就离不开她,现在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却又自言自语起来。
第二天早晨,芬妮拿着简单的行李从房间走了出来。
坐在沙发上的杰飞一看见后就说:“都准备好了吗?出发吧!”
当芬妮经过俊泓的房间时,她呆呆望了数秒,想起失去联系的他,心中就有所牵挂。
“俊泓哥哥,你在哪儿?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芬妮轻声问道,语气中带有难过。
“妹,只要俊泓回来,他一定会联络我们的,不用担心啦!” 杰飞拍拍她的肩膀,安慰着说:“我们走吧!”
杰飞把门上锁后,忽然往手上的盒子看了一眼,叹气想到:‘小娟,我搬走了,上次的事真对不起,原以为可以留在这儿等你回来,可是我不能,对不起!’
“哥,盒子里面装着什么东西?”芬妮看着杰飞一脸珍惜的模样,开口问道。
杰飞背起了行李,抛下句:“不能说的秘密!”后,就匆匆走下楼。
走过二楼‘盘丝洞’时,芬妮回想起当初发生的点点滴滴,那时候杰飞为了她而被嫖客打得满脸红肿,俊泓也因此被警方扣留一晚,导致在音乐学院内闹得沸沸扬扬,最后还被逼停职了。
芬妮欣慰说道:“幸好这不良场所已经关闭,不然将祸害更多人。”
走在街道上,芬妮随眼望了金鱼宠物店,上次就是在这个位置被俊泓发现,芬妮想起自己跟踪的技巧,不仅傻笑了下,只见鱼伯伯还是像往常般,站在店前练起太极来。
“怎么这些回忆会特别有味道?”芬妮想着想着,感觉到所有的事情都在瞬间般发生。
有人说离别的时候,总是特别有感触,也许芬妮对这儿的环境还留着思念,或是那依依不舍的心情在搅扰吧!
“妹,你还记得这里吗?”杰飞忽然停下了脚步,笑笑问。
看着熟悉的巴士亭,芬妮想起这是她第一次来到的地方,那时候带不足钱还德士费,搞得自己十分难堪。
芬妮这时瞪了杰飞一眼,说:“哥,欠俊泓哥哥的费用,你还了没有?”
杰飞脸色一变,然后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路过咖啡馆前,芬妮不知不觉走到落地玻璃窗旁。这是俊泓第二次牵着她手的地方,芬妮静静地回味了当时的感觉,然后慢慢在落地窗上写下了两个字。
杰飞等了一会儿,才喊道:“妹,别再留恋了!走吧!”
芬妮闭上了双眼许个愿望后,才依依不舍离开咖啡馆。
杰飞留意到了她手中的铁片,好奇问:“这是什么呀?有那么重要吗?”
芬妮偷笑了下,回答:“这是我的秘密,也不能说!”
“哈哈!既然是秘密,就让它永远成为秘密吧!”杰飞牵了芬妮的手,两人慢慢往下一个街道走去。
一路上芬妮不停回头望,心里留下了一句:‘对不起了,俊泓哥哥,请容许我自私一次把属于你的东西带走,因为我不想下次回来时,已经失去了所有。’
早上的感觉特别爽朗,冰霓以‘悠恋’的用户在网络上写下了一篇又一篇的文章,直到墙上的时钟敲响后,才赶快收拾东西往咖啡馆走去。
叮当叮当
熟悉的声响总是在推开门的霎那。
冰霓选了落地窗旁的位子后,一位服务员就亲切问道:“悠恋小姐,一杯拿铁和蓝莓干酪饼吗?”
“给我两杯爱尔兰咖啡就好了。”冰霓甜蜜微笑着,今天她的选择有别于一般。
服务员看似适应不过来,他站了良久后才说:“请稍等。”
冰霓环顾下咖啡馆,虽然装饰和员工都没太大改变,但现在看起来特别亲切感,可能是咖啡馆经历了拆除事件后,冰霓对周围的每一样事情都十分细心注意。
服务员把咖啡轻轻放在桌面上,说:“小心烫,请慢用。”
冰霓看着雪白的鲜奶油,想起俊泓当时调爱尔兰咖啡的情景,那一幕幕温馨的感觉又再次环绕在心中,冰霓把高脚杯向前推去,柔声说:“我点的咖啡永远都有杯属于你的,但希望咖啡的温度不会在你心里慢慢冷却,这杯是给你的,趁热喝吧!”
冰霓跟着喝了口咖啡,无意中她发现到落地窗上的字眼,这让她想起上次与俊泓隔着玻璃写字时,那种独特的微妙感,现在依然存在。
冰霓看了下手指头,犹豫一会儿后说:“是谁在玻璃窗上留下了‘惜缘’两字?”
这时身边传来了一阵男人的声音:“请问小姐,需不需要在你的爱尔兰咖啡里,添些思念的眼泪?”
冰霓转头望去,原来是一个熟悉的笑容。
这让冰霓久久说不出话来。
..........................................................................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全文完



延伸续读: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You Might Also Like

3 comments

  1. 终于完了!!呵呵~~
    继续加油加油!!

    ReplyDelete
  2. 终于完结了~
    期待你们出一篇为这作品解开我们这些读者们的谜题的文章,
    否则我会死不瞑目(众:喂!)

    ReplyDelete
  3. 小靈体 :
    呵呵,对啊 =)
    一起继续加油咯~

    JinRaiXin :
    呵呵,这个嘛,
    再看看咯 XD

    ReplyDelete

Like us on Facebook

熱門文章|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