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 第二十七章

Thursday, February 24, 2011

男:俊泓 (小靈体饰演)
女:冰霓(Britney)笔名:悠恋 (爱尔兰咖啡饰演)
...........................................................................

本来挖掘工人还在犹豫中,迟迟没有动工拆除,毕竟保护咖啡馆的人肉围墙就在附近,只要稍微不小心都会造成流血事故。
当承包商再次咆哮下达命令后,挖掘工人才纷纷回岗位并启动引擎。挖掘机与地面摩擦时所发出的轰隆隆巨响,极像猛兽般怒吼,凶悍而且持续不停。
但咖啡馆前的人墙没有因此而离开,反而把彼此的手臂握得更紧,信畏恶势力而动摇。
挖掘机一辆一辆从人墙面前驶过,一股生命威胁的压逼感几乎把众人压得窒息。洪金宝铁青着脸抬头望着挖掘机,嘴里喃喃自语说:“天呀,这机器兽还真巨大,人类的脆弱渺小跟它比起来就好像猫跟牛比大。”
只见挖掘机停在店前并高高伸起铲斗,然后往二楼的窗户砸去,周围的钢骨水泥也因此损坏而掉落满地,现场的空气都飘浮着洋灰和尘埃。
“这下该怎么办?他们现在开始拆除那间,迟点轮到我们不会也把我们一起辗过吧!” 洪金宝见识过挖掘机的威力后,全身上下都直冒冷汗,要知道机械是不长眼,一个不小心性命就保不了。
张伯伯和冰霓都紧锁眉头,看着隔壁的店面被损后,对咖啡馆的前景越来越不乐观。
然而在咖啡馆落地窗旁的位子上,还坐着一对老夫妻。他们从昨晚深夜畅饮咖啡至今,为的只是一颗坚持的心和对咖啡馆的眷念。
老公公喝了口爱尔兰咖啡,缓缓说:“年纪大了,脚也不中用,只好这样子保护咖啡馆......
只听老婆婆忧虑说:“老伴儿,那吊灯怎么摇得那么厉害?是不是拆除行动开始了?”
老公公往杯子那看了一眼,发觉咖啡平面上已荡起圈圈涟漪,就连玻璃窗也相续震动起来,他忽然伸出了右手,紧紧握在老婆婆手背上,眼里泛着泪水说:“老婆,你这辈子跟着我,可有后悔过?”
“傻头仔,都跟你那么久了,还说来做什么?”老婆婆深情的与他对望,继续说:“当年我们承诺要相伴到老,难道你忘了吗?”
“可是你会因为我的执着......而失去性命,这你也不后悔?”老公公忍着泪水,看着部分天花板已落下沙尘,他的心情十分紧张。
“你执着的,也是我的执着,如果没有办法保护,我们就从这里开始,也在这里结束吧。” 老婆婆感觉到老公公手上的温暖后,幸福得笑了笑,继续说:“有老伴儿陪着,无论去哪儿都好,我都不曾有后悔,就算现在死了,也没有怨言。”
“对不起......我最爱的老婆!”老公公泪流满面,双手更是紧紧握着她,因为他十分明白,就算生命没了,这双手也不能松开!或许在另一个世界里,她还需要着自己,继续陪伴走下去。
老婆婆投入他怀抱里,两人就像昔日恋爱般,重温过去的点点滴滴,此刻他们的心是冷静的,互相有了对方,这一段漫长的人生路已没有了遗憾。
落地窗外的情景却是大大相反,与老夫妻恩爱的气氛形成了强烈对比。
挖掘机把散碎的水泥块放进装载机上,然后又继续拆除工作,为首的承包商则忙着吩咐其他工人做事,直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刺耳的机械声。
只见一辆重型装备运输车缓缓停在街道旁,车上走下一位身穿蓝色外套的员工,从他外套印有的字眼,可以看出他是一位职业驾驶员。
他向承包商了解一些事情后,便要求运输车司机驶前来,然后才爬上运输车尾部。
芬妮眼睁得大大的,一脸毫无血色望着运输车上的大型机械,好久好久都说不出话来。这姗姗来迟的超巨无霸,单以体形就跟附近的挖掘机还要大上两三倍。
“这么恐怖的机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该不会是......”杰飞看得目瞪口呆。
洪金宝刚才拿着咖啡杯叫嚣的勇猛神情,早已荡漾无存。
张伯伯和冰霓知道事关重大,马上把手扣紧,毕竟咖啡馆的命运就摘在这一瞬间。
忽然远处传来了警车铃声,一辆警车快速驶到咖啡馆前,紧随在后的是一辆军用卡车。
警官下车后马上发出最后通令,喝令人墙立刻解散,否则会强行扣拿。
“保护咖啡馆!咖啡馆永存!” 员工们依然坚持着呐喊,虽然声势乃处于下风,但情绪依然没有动摇,警官见情况没有改善,马上下令驱散!
这时军用卡车内步出全副武装的镇暴警察,他们排列好阵形后,就往员工们的方向冲去。
由于部分员工不合作,所以都被警察拖着走!杰飞被抓后,一度失控大喊:“我们和平请愿又没暴力!何来的镇暴警察?”
张伯伯双手被反扣后,失落得看着咖啡馆,知道保护的能力就到此为止后,眼眶尽是泪水。
冰霓则崩溃大哭,她时不时喊着俊泓的名字,真希望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个能让自己依靠的肩膀,可是喊了良久却不见他的踪影,就连身边的芬妮也伤心得落下泪来。
人墙成功疏散后,驾驶员便把履带吊从运输车尾驶出来,宏大的机械体缓慢行驶着,发出那震耳欲聋的引擎声,洪金宝吓得脸青唇白,跌坐在地上。
驾驶员调整桁架节数后,便运用钢丝绳吊起直径一公尺的黑色金属球,看着那金属球缓缓升起,所有人的呼吸都停在了这一瞬间。
张伯伯伤心得掩面哭泣,一直重复说道:“没希望了......咖啡馆没希望了......
从落地窗内望去,可以看见已开始摇晃的金属球,老夫妻紧紧相拥着,老公公更是闭上了双眼,微笑说:“亲爱的老婆,我们在另一个世界里,还是能像这样喝着爱尔兰咖啡的,对吗?”
老婆婆轻轻‘嗯!’了声,此刻她并不感到恐惧,反而有股欣慰的感觉,毕竟靠在心爱的人胸前,所有的忧愁和悲伤都能化成甜蜜。
驾驶员用底盘平衡了机身,再看看承包商给的手势后,就开始驱动转台,摇晃的金属球更因此击碎咖啡馆顶部。
冰霓早已哭得泣不成声,所有员工看着伴随已久的咖啡馆即将摧毁,个个眼中都流露不舍的泪光。
忽然间洪金宝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摆脱了镇暴警察后,竟然失控得冲进拆除现场!洪金宝欲想阻拦金属球再次抨击咖啡馆,可是当他看见悬挂的瓦片残骸大块大块的跌落在自己身边,就吓得跌坐在瓦片碎石旁。
说时迟,那时快,一位消拯人员马上跑前去把他抢救了回来。洪金宝一脸忧伤失落的说:“咖啡馆......咖啡馆......没了!”
“你这个不要命的胖子!想死吗?”一位承包商十分愤怒,大声喊道:“看好他!别再让他乱来!真是一群疯子!”
洪金宝已吓得魂不守舍,身旁的员工们赶紧安抚他。
又是‘砰!’的一声巨响,所有保护咖啡馆的人,他们的心都像被金属球再一次重重敲击。
这时街边忽然驶来了一辆白色轿车,直接停在承包商面前。
承包商眼中直喷出火来,对着工人们又喊:“又什么事!你们这些没用脑子的,怎么不拦下他?”
轿车后座走出一位西装年轻人,他向承包商出示身份证后,拿着一张通令说:“这是最新的庭令,所有产业已另属他人,必须立刻停止拆除作业。”
承包商难以置信说:“不可能吧?你有没有搞错?这......
“其余的事情会有负责人和你接洽,不用担心。”身穿西装的他随即往人群中看去,问道:“请问,冰霓小姐是......
看见冰霓踏前一步后,他跟着走前来问好:“冰霓小姐你好,我是地方法庭负责律师,这里有份文件请你过目,明天你必须到法庭办事处签署一些文件。”
冰霓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只听他继续说:“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事可以联络我。”他话一说完就钻进轿车里,扬长而去。
张伯伯看了文件后,双眼睁得大大的,因为文件上注明冰霓是咖啡馆的新拥有人,不仅如此,就连其余十四间三层楼店面都在冰霓名下!
这样急转的情况真让人难以呼吸,与刚才紧张的气氛相比,确实很难适应过来。
张伯伯放空眼神,往空荡荡的街道看去,在他心里像是浮出一股熟悉的感觉,究竟是谁会有这样的能力呢?竟可一次过反收购,把这里十五间三层楼店面全买下,并转让冰霓名下!
只见张伯伯感动得流下泪水,自言自语说:“谢谢你......让咖啡馆得以继续保存下去......真的谢谢你!
..........................................................................


第二十七章: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完》



延伸续读: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1. 支持好小说!!
    加油加油!!呵呵~~

    ReplyDelete
  2. 小靈体:
    嗯嗯,
    支持好素质的小说,
    哈哈

    ReplyDelete

Like us on Facebook

熱門文章|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