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 第二十六章

Tuesday, February 22, 2011

男:俊泓 (小靈体饰演)
女:冰霓(Britney)笔名:悠恋 (爱尔兰咖啡饰演)
...........................................................................

月色黯淡,夜风阴寒,人心更凉。
芬妮黯然的走在街道上,回想起俊泓与冰霓跳舞的瞬间,眼角上又泪落两行。一路上她不发一言,只是紧紧咬着下唇。
走在芬妮前面的杰飞,忽然间停下脚步,问:“妹,你会怪哥刚才阻止你吗?”
芬妮也停了脚步,心里有千言万语想说,可是到了口中却化成空气,心中的痛苦只能让她紧闭着眼睛哭泣。
杰飞摸了摸芬妮的头发,然后把她靠在自己身旁,轻轻安抚着说:“你知道哥为什么这样做吗?”
芬妮含着泉涌般的泪水,摇摇头说:“哥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
杰飞望着芬妮良久后,才轻声说:“有些事你必须明白,哥问你......你了解俊泓吗?”
芬妮低下了头不语,她心中像似在不停的寻找答案。
杰飞再问:“对他了解有多深?”
说真的,芬妮对俊泓的认识也是从上个月开始,说深不是很深,说久又不会很久,毕竟对俊泓的身世还一片空白,甚至连他的家庭成员也茫然不知。
“我只是想做些让他觉得快乐的事,只要他能记住我的样子,其他的事我都不想知道。” 芬妮边哭泣边回答。
杰飞叹了口气,望着前面深远的街道,眼神中又带着无限的忧伤,说:“傻妹妹。”。
芬妮想了一会儿才看着杰飞,心里有说不完的苦衷。
这时芬妮才留意到杰飞的侧脸受伤,心急问道:“哥,你怎么受伤了?又和别人打架了吗?还有你的手......怎么......
“不碍事,没关系的。”杰飞忍着痛楚,笑笑说:“哥也是和你一样,对俊泓的了解是越来越模糊了......
芬妮疑惑的看着杰飞,心里十分不解。
杰飞回想起那天的情况,说:“前天,哥接到了一通电话,是妇女的声音,对方自称是俊泓的妈妈。”
“妈妈?” 芬妮惊讶!
杰飞点点头,闭上了双眼继续说:“那时候我正要上班,就因为我听电话所以没察觉到一辆黑色的车子从不远处慢慢驶近我身边。那女人正是在那黑色车子里,而她只想知道俊泓的住处......
芬妮越听越不明白,心想:‘那白色钢琴不就是俊泓妈妈留下,唯一的礼物吗?怎么会......?’
只听杰飞内疚的继续说:“刚才哥跑去找那些黑衣人理论,哪知却被对方怒打一顿。真可笑,还以为可以帮到俊泓。” 杰飞苦笑了一阵,从他的笑声中,恰似带有一丝歉意。
芬妮摸着杰飞红肿的手臂,哭着说:“哥,对不起!我以为那些黑衣人都是你惹的祸,导致俊泓的钢琴被砸。”
“确实是我惹的祸,是我告诉他们住家地址的。”
“哥,不要自责了,你每次都是因为我,才会伤痕累累!”
杰飞握着芬妮的手背,轻轻笑了笑,说:“天下的父母都极疼爱自己的孩子,假如那位妇女和黑衣人是有关联的,哥真的不知道俊泓跟他们的关系是什么!感觉对俊泓是越来越陌生了。”
“哥......”芬妮满脸心疼的模样,看着杰飞久久不能说话,心想是自己不了解俊泓吗?还是俊泓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杰飞不想继续猜测,轻拍下芬妮肩膀说:“走吧,夜了。”
两人这才慢步走回家去。
第二天早晨,芬妮像往常般早起,当她经过俊泓的房间时,一阵忧伤又瞬间填满了心房:‘俊泓哥哥怎么没有回来,是不是还和她在一起?’
芬妮眼眶内的泪腺马上涌出大量泪水,她难过得避开房间,躲到厨房里哭泣。
谁知客厅的大门忽然打开,紧接着是急促的脚步声,只听杰飞大声喊道:“妹,出事了,快来!”
芬妮知道杰飞才出门工作不久,却又赶了回来,心急问道:“俊泓哥哥怎么啦?他怎么啦?”
“这次完蛋了,要赶快才行!”杰飞话一说完,就带着芬妮匆忙走下楼。
熟悉的街道转角处,怎么今天走起来会特别忧蹙?芬妮心里想什么她最明白,如果俊泓出事了,她不知道接下来的生活该如何是好。
芬妮想起上次俊泓因为钢琴的事件,导致心灵创伤极为深远。她马上在心中默默为他祈福:‘俊泓哥哥不能再受伤害了,老天爷一定要保佑他!’芬妮想着的同时,脚步也跟快了许多。
来到了咖啡馆这条街,杰飞指着前方说:“妹,前面就是了,快点!”
这条街长共有十五间店面,但已完全停止营业,原本熙来攘往的街道已成过去。
待芬妮抵达咖啡馆前,马上被眼前的情景给吓呆了!
只见道路旁停靠了多辆重型工程机,还有许多身份不明人士。他们个个都戴着安全帽,看似已准备就绪拆除工程。为首的承包商更是拿着扩音器说:“宽限期已到,请各位速速离开,否则有什么三长两短,后果自负!”
张伯伯手中拿着通令,缓缓的走向前,礼貌说:“这位先生,能不能通融下,让我和咖啡馆多相处一会儿......
“通令上清清楚楚写着时间和日期,我们只是承包商,依法办事,请你别为难我们。”为首的承包商身穿制服,摇了摇头拒绝妥协后,拿着扩音器对下属喊道:“准备拆除工作!各就各位......
“哪怕只是片刻...... 片刻都不行吗?” 张伯伯一时心急拉着承包商的手,谁知却被他推后跌了一交。
冰霓见状赶紧跑前去扶起张伯伯,并对他大声骂道:“不可理喻!有什么话不能好好的讲,怎么可以这样对待长辈!”
“我只是希望能和咖啡馆......相伴久一点,只希望你能多给些时间,就那么一点点,我也心满意足......”张伯伯靠在冰霓身旁,难过得哭诉。
聚集在咖啡馆前的员工被张伯伯的心声感动了,员工们更大喊:“围起人墙,保护咖啡馆!” 瞬间大伙儿排起了一条人墙,虽然人数不怎么多,但还是把咖啡馆前围起!
冰霓看着哭成泪人的张伯伯,心里感触良多。她小心扶起张伯伯走到人墙中央,并参与保卫工作。
洪金宝英勇非常的喊起口号:“保护咖啡馆!让咖啡馆继续存下去!”
其他的员工也响应,并喊着:“我的一生的心血都奉献给咖啡馆,如今他有难,我誓死守护他!”
原本和平的请愿活动,演变成激昂起来,所有咖啡馆员工与承包商势不两立,成了敌对现象。
“怎么搞的?现在什么情况?”为首的承包商见员工们情绪高昂,马上发起牢骚。
这时芬妮走上前,用水汪汪的眼神望着冰霓。其实她也不明白咖啡馆为什么会这样,一心只想知道俊泓的状况。
有人说女人最明白女人的心,这次冰霓罕见的伸出手,说:“有些东西拥有时不会珍惜,等到失去了就只剩下回忆。”
芬妮呆了瞬间,回想起第一次与俊泓相约时,手上拿着一包血鹦鹉,虽然那时候跟踪他被发现,但还是累计了不少浪漫迹象,如果说第二次相约时,地点又是咖啡馆,那么咖啡馆确实和自己十分有缘。
冰霓牵了芬妮的手,缓缓说:“是属于我的东西,我绝不放弃!无论咖啡馆也好,感情世界也好,我一定会好好保护着。”
芬妮留意到冰霓脚下的红色高跟鞋,心中像似有所感触,只听她也同声说:“我也会保护属于我的东西,永远不会放弃!”
看来这两位女人所保护的不仅仅是咖啡馆,还有一样匿藏在心中十分重要的人物,他像是一条情丝紧紧扣住她们的心,无论到了哪里,都形影不离。
杰飞这时还站在人墙外,似乎还犹豫着,毕竟他不认识咖啡馆的人。
此时洪金宝拿着咖啡杯大声叫嚣,他喊了良久才察觉不对劲,轻声问道:“怎么没见到色狼的?这该死的又跑哪儿去了?”
这句话深深刺入冰霓的心,只见她恍惚望了四周,焦虑得浑身不自在。
“小姐,看吧!咖啡馆有难时,他就逃得无影无踪!”洪金宝不忍心冰霓难过的样子,继续冷嘲热讽说:“亏小姐还对他那么好,他却当只缩头乌龟,像他这样无情无义的色狼,一定受社会垂弃,天打雷劈!”
冰霓的心情已是一团糟,又被洪金宝刺激后,马上彻底崩溃!只听她痛哭得呐喊:“死变态!你跑去哪儿了?你不是承诺不离开我吗?现在我很需要你,你出来......好吗?”
人群中嘈杂的声音不停环绕着,但就是听不到俊泓的声音。
芬妮双眼直瞪洪金宝,怒道:“俊泓哥哥不是这样的人,你不要诬陷他!
“那他怎么不出来帮忙?难不成他快活去了?”洪金宝跟芬妮并不相熟,听芬妮的回应后,反而更大声反驳。
张伯伯再也看不下去了,喝道:“够了!别再闹了!那伙子有没有来,都改变不了咖啡馆的命运!”
为首的承包商没办法继续忍受工程被拖延,再次命令负责挖掘机的工人说:“先把第二栋楼给拆了,快!”
..........................................................................


第二十六章: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完》



延伸续读: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1. JinRaiXin :
    对啊,
    呵呵=)
    那你觉得是谁会胜出呢?
    哈哈

    ReplyDelete

Like us on Facebook

熱門文章|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