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 第二十三章

Tuesday, February 01, 2011

男:俊泓 (小靈体饰演)
女:冰霓(Britney)笔名:悠恋 (爱尔兰咖啡饰演)
...........................................................................

冰霓注意到了俊泓脸色急剧转变,好奇的问:“怎么啦?这‘陈英资源国际集团’怎么让你有那么大的反应?”
俊泓望着冰霓,一时间也无法答上话题。
“应该是‘国际集团’这四个字吧,就不明白这栋土气旧楼有什么引人瞩目的地方,竟然吸引到国际集团的青睐。” 张伯伯解释道。
俊泓皱着眉头说:“这集团行事一向来很低调,怎么这次却大反常,出动到比市价高三倍的价钱,这根本就是亏本生意嘛!”
张伯伯拍下俊泓的肩膀,说:“有钱集团的董事行径通常很难抓透,但很肯定的是,这里附近的楼价会因此身价百倍。”
冰霓翻开了手提电脑,开始在网络上查明这‘陈英资源国际集团’的来历。
张伯伯,难道我们完全没有谈判的余地吗?” 洪金宝很不安问道。
“员工们,大家少安毋躁,因为地方法庭已在通令里表明一切,除非我们有雄厚的财力,否则只好接受对方的献意收购。” 张伯伯笑下,继续说:“至于你们以后的生活,由于收购金赔偿很多,我可以按薪水赔偿你们三年,做为日后的生活费。”
洪金宝激动地说:“那既是说咖啡馆的寿命就到今天为止?”
张伯伯难过说:“我知道大家很舍不得,但事与愿违呀!”
“奇怪,在网络上完全找不到‘陈英资源国际集团’的资料,就连广告都没刊登过一则。为什么俊泓你会那么清楚他们的董事很注重低调?” 在网络搜索一阵后,冰霓知道俊泓并不像是会注意财经的人,所以很好奇问。
“我曾经向这集团申请过助学金,所以对他们做过点功课。” 俊泓一解释完,口袋里的电话马上响起。
电话另一端传来了陈老师的声音,说从明天起,俊泓再也不必回学院报道。
“怎么啦?你的脸色很难看。” 冰霓关心问道。
“对不起,我有点事必须离开下。” 俊泓告别大家后就离开咖啡馆。
冰霓不舍的目送俊泓离开,心里还对他有很多疑问。
在音乐学院处。
陈老师忙把一群黑衣大汉送离后,回到办公室对院长说:“你看这叫俊泓新来乍到的老师,还不到一星期就闹出那么多幌子。”
“可惜,他的音乐天分还蛮高的,我这样辞退他,真的很可惜。” 院长舍不得俊泓的音乐才华,但是为了学院的将来,只好这样做。
院长,其实你也不必舍不得,你还有我嘛!” 陈老师边说边收拾桌上的文件。
“还有你?” 院长笑笑说:“会玩钢琴的孩子坏不到哪里去呀,哈哈!”
陈老师收拾文件后,都把那些印有‘陈英资源国际集团’的资料放进大信封里。
到了家,俊泓习惯性的把锁匙放在鱼缸旁,然后拿了些饲料喂血鹦鹉,看着鱼儿色彩斑斓,健康的成长,俊泓马上笑了笑,说:“还多亏芬妮细心的照顾,你们要好好感谢她哦!”
“俊泓哥哥,你回来了噢!”芬妮听见熟悉的锁匙声,赶紧从天台走了出来,然后自然而然到厨房里切些水果。
俊泓坐在沙发椅上,满脑子正想着刚才的献购案,此事并非大家所想的那么简单。
芬妮把水果放在桌面上,微笑说:“俊泓哥哥,吃水果吧!”
俊泓这才留意到芬妮黑眼圈,怎么今天她特别疲惫就像是一整夜都没睡好般。俊泓看了芬妮一眼,眼神忽然停留在她的手指上,说:“你受伤了?手怎么......
“没事!俊泓哥哥,我的事你不用担心。”芬妮笑了笑,爽快的继续说:“你回来就很好了。”
虽然只是一句简单的话,可是却带满了期待和热心,其实昨晚芬妮没见俊泓回来十分忧心,等了一整夜都没有睡觉!直到俊泓现在回来后,整个紧绷绷的心才得以松弛。
芬妮想问俊泓关于昨晚的事,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毕竟一个女孩要问男孩在哪儿过夜是件十分别扭的事,再说芬妮还弄不清楚俊泓现在的内心世界在想什么,搞不好会弄巧成拙。
俊泓察觉到芬妮的心意,感慨说:“谢谢你一直以来那么的关心我,还有血鹦鹉,谢谢你把它们照顾得那么好。”
“俊泓哥哥,不用道谢,这是应该的。”芬妮每次被称赞时都会把头点了点,这次也不例外,只听她继续说:“俊泓哥哥对不起,那钢琴就被砸坏的事,好像和我哥有着直接的关系,因为我听到了他接了通奇怪的电话,结果......
芬妮把话说得十分小声,深怕俊泓会生气。
“这件事不是你哥的错,你不用自责了。”俊泓站起身来走回房间,也许在他的心中,依然对钢琴被毁的事感到十分痛苦。
“我会好好处理。”俊泓说完后就把房门关上,留下芬妮一人在客厅。
此刻,只听芬妮犹豫的说:“该不该让俊泓哥哥知道铁片的事呢?”
俊泓满怀心事躺在床上,当他一想到‘陈英资源国际集团’时,就叹了口气说:“怎么会是她?她到底想搞什么?”
俊泓从手机电话簿里找了拨号,然后往拨打键按去,可是还未等接通时就马上挂了电话。俊泓用手拍了拍额头,心里似乎藏有什么苦衷。
俊泓在床上翻了良久,才勉强入睡。一直到傍晚时分,他才从房间里走出来。
芬妮看见俊泓拿了一个袋子,身穿短袖衬衫和牛仔裤,一副庄严的打扮像是出门般,说:“俊泓哥哥,你又要外出了吗?我煮了晚餐,吃了才出门吧!”
俊泓‘嗯’了一声,双眼看着芬妮良久,才微笑说:“我有事情要处理,可能需要一些时间,今晚你要早点睡,别熬夜了,知道吗?”
芬妮傻乎乎呆了下,她好像知道俊泓的意思,只听俊泓继续说:“以后要为自己想多些,别老是关心着别人,这样很吃亏的!我会跟你哥说一声,叫他以后好好照顾你。”
其实俊泓在中午时段有去过天台,看着毁不成型的钢琴时,心里的伤痛马上浮现,他用手轻轻抚摸板面,似乎在感谢钢琴一路以来的相伴,无论生活中的酸甜苦辣,钢琴是他唯一诉说的对象。
有人说感情需要时间慢慢来酝酿,这句名言十分贴切,俊泓呆呆的看着钢琴,眼眶里泛着泪水,当他摸到裂痕之处时,才发觉芬妮的心意。
俊泓忽然摸了摸芬妮的头,从他笑容中可以看出感激之意,随后俊泓拿了袋子,难舍的走出门外。
“怎么俊泓哥哥的眼神有点儿悲伤呢?”芬妮思索了一阵,忽然想起了袋子说:“袋子里的盒子看来是装鞋子,会不会就是那双红色高跟鞋的主人?”
芬妮一想到这莫名的高跟鞋,心里马上酸溜溜的。
街道上的街灯早已亮起,鸟儿也都归了巢,剩下的只是一片空寂。
俊泓看着已转暗的天空,感触地说:“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然而明天破晓时,一切都会重来吗?”
俊泓笑了笑,心里似乎有了答案。
到了咖啡馆,俊泓被悬挂在屋檐上的灯饰深深吸引,那淡淡昏黄的光芒,柔和又平静,就像能安抚俊泓的心灵般。
叮当~叮当~
俊泓推开了玻璃门,里面马上传出张伯伯的声音:“你来了,快进来坐。”
晚上的咖啡馆别有一番风味,这是俊泓第一次观赏到如此之美的设计,尤其是典型的壁灯,既独特又优雅,俊泓独自欣赏了一阵子,才走到柜台前的高椅子坐下。
冰霓笑了笑,像是在等待俊泓般,然后开口问道:“张伯伯,你要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张伯伯先是摸了柜台的长桌,才无奈长叹一声,说:“今天是我和咖啡馆相聚的最后一晚,明天就再也看不到了。”
冰霓知道咖啡馆对张伯伯来说十分重要,毕竟一生的心血和执著都融入在里头,想起平日最爱的拿铁和蓝莓干酪饼,还有一直陪伴自己的种种回忆,冰霓就难过得低下头。
这样的感伤也让俊泓想起那落地窗旁的位子,也因为它才能遇见冰霓,虽然说起来有点儿荒谬,可是却让俊泓忍不住偷看冰霓一眼。
张伯伯眼神放空望着一个空位子,像是回忆起一些往事,随后又叹了一声说:“咖啡馆关了,一切都结束了......
俊泓看着张伯伯的眼神,会意的说:“张伯伯,你在思念着谁吗?”
“呵呵~你这个小伙子还真会旁颜观色。”张伯伯不隐瞒心事,说:“你知道爱尔兰咖啡的故事吗?”
俊泓皱了皱眉头,摇头表示不知道。
冰霓笑笑说:“是关于一个酒保和空姐的爱情故事。”
“一对情人相思的苦涩,一段让人无奈的感情啊!”张伯伯走到厨房里,拿了一些器具出来。
慢半拍的俊泓好像不太明白,问:“张伯伯,你要泡咖啡吗?”
张伯伯把所有器具放在长桌上,和蔼的说:“你看过人家泡爱尔兰咖啡吗?”
俊泓又摇了摇头。
“今天我想回忆一段感情,爱尔兰咖啡怎么说都是恋情的象征。”张伯伯笑了笑,继续说:“小伙子,你可以泡给心爱的人喝,尝尝那初恋的感觉,想不想学呢?”
这时冰霓脸颊泛红,害臊得低下头来。
..........................................................................


第二十三章: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完》



延伸续读: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Like us on Facebook

熱門文章|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