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 第十六章

Monday, January 10, 2011



男: 俊泓 (小靈体饰演)
女:冰霓(Britney)笔名:悠恋 (爱尔兰咖啡饰演)

...........................................................................

夜幕降临。
凉风阵阵吹拂,轻拂过面庞的是丝丝夜凉、人凉、心凉。
夜风也把杰飞的疲惫吹得淡淡依稀,也吹落了额角渗出来的汗水滴滴。
回家的步伐是沉重的,也许是月尾关系,杰飞必须把所有店内的货物一一点算,一整天搬运的苦头是他从未吃过的,所以杰飞深感吃力,身心更是疲累不堪。
凉风可说是一路上能安抚心灵的良伴,可惜那安宁和祥的感觉总在后半段的回家路上消失。
‘盘丝洞’这夜合场所,不管杰飞怎样绕走,都必须经过的。它的势力之大可说是霸占了整栋建筑物面积的二分之一,因此在昏暗的夜里,亮起的霓虹灯总掺合着扬起的风流尘土,还引来了不少问醉的好事客。
自从妹妹搬来后,杰飞就开始觉得这里很不适合住。尤其是每当入夜时分,这里都堆积满柳莺花燕和寻花问柳的人,旁人看到的是繁华夜景,实地里是个纸醉金迷的地方。
就在杰飞要走上楼梯之前,一位乘着油壁香车的女子顿时飞驰而过,留下阵阵的余香不仅让杰飞迷惑一下。
杰飞埋怨道:“唉,以后还是少让妹妹走下来为妙,近墨者黑呀。”边说着打开门后就直接走上楼。
然而在二楼的磐丝洞走廊,已有几条大汉守候良久。一见到杰飞上来就马上包抄着,其中一个中年汉子还对杰飞奸笑说:小伙子,你还认得我吗?
杰飞还来不及反应,双手就立刻被两条大汉紧紧抓着,那中年汉子二话不说就往杰飞脸上赏了个耳光。
“你今天早上不是很神气吗?这下怎么都不还手啦!”那中年汉子举起拳头比试下杰飞后,就狠狠的往杰飞肚子揍去。
杰飞弯下腰憋着泪水忍着痛,全身无力的任凭两条大汉硬抬着。那中年汉子一手紧抓着杰飞的下颚,皱起了怨脸说:“你不出声,那我就要连本带利全部讨回!”
那中年汉子毫不客气的往杰飞身上招呼,乱拳狂殴下血渐渐从杰飞的嘴角涌出!
杰飞实在难忍痛楚,苦苦的呻吟声引来了小蜘蛛精的好奇。一位妙龄女子从磐丝洞走出,右手搭在中年汉子的肩,笑吟吟说:“贵哥,你把他打成这样,以后那里还有客人敢上来找我呀。”
那叫贵哥的中年汉子在美女多句美言下,心情顿好,挥了挥手叫大汉放开杰飞后,就轻轻搂着她那柔曼的小腰,大摇大摆的走进洞内!
杰飞吃力的扶墙站起身,一拐一拐走回家。
心神不宁的芬妮早在家里等候多时,她把问题都写在小纸上等待杰飞回答。谁知门一开,芬妮马上惊叫了一声,赶紧扶着遍体鳞伤的杰飞到客厅里休息。
芬妮强忍着泪水准备了湿布,然后浸在温水中,细心的敷在杰飞额头上。
其实芬妮都知道杰飞为什么会被挨打,那是因为早上保护着她而得罪了楼下那些不三不四的嫖客。此时她泪流满面,看着满脸红肿的杰飞,哭说:“哥,对不起!”
杰飞摸了摸芬妮的头,笑说:“哈,傻妹妹,哥不会怪你的!只是楼下的那些家伙,我一定会报仇斩草除根的!”
“哥!你要做什么?别乱来啊!等俊泓哥哥回来再讨论好吗?” 芬妮一脸忧心忡忡的看着杰飞,深怕一向鲁莽的他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杰飞轻拍芬妮的肩膀说:“别担心啦,被打了一次还不够咩?我不会乱来的。”
芬妮哪里会放心,她知道这哥哥一定会对楼下那些人做些什么。
杰飞喝了口温水,又抱怨说:“这臭俊泓,喝酒的时候就会在家,现在出事了,都不懂去哪里逍遥了。”
芬妮用手作势要打杰飞红肿的部位,严肃说:“哥,你哪里可以这样说俊泓呢,你就不能说些好听的吗?”
“好!好!不说就不说!杰飞看着芬妮为了俊泓还差点拍打自己,站起身后笑笑说:“我先准备睡觉了,今天全身酸痛!你累了就先休息吧,俊泓有手有脚的会自己走回来,不用担心他。”
杰飞拿出草席后,就躺在客厅中央睡着了。
整间家恢复到之前的宁静,现在只剩下芬妮一人守着俊泓回家,她心里默默的想:“俊泓哥哥,你今天第一次去音乐学院,面试会成功吗?那为什么都这么迟了还不回家?”
在音乐学院的办公室里,俊泓处理了最后一份文件夹后,便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他先向陈老师礼貌的道别,才往出口处走去。
“天都那么暗了,时间过得真快。”俊泓打开了门,对着漆黑的视野感到无奈,时间就像是无情的沙漏,一天就在不知不觉得情况下悄悄的溜走。
走廊处还传来阵阵的优美音乐声,那是学院今天最后的一堂课,所以基本上还不会很冷清。俊泓带着愉快的心情走近保安亭,向保安人员询问了一些东西后,才踏上回家的道路。
俊泓习惯性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然后看了银幕显示未接的电话和一条信息,发信人是杰飞,内容概述对磐丝洞的不满,还有芬妮的遭遇等等。
“芬妮出事了?” 俊泓打了额头一下怪自己到现在才发现,因为今天的电话都处于静音状态。俊泓很不安的随手接了辆德士就匆忙赶回家。
俊泓一抵达楼梯口后,便待在磐丝洞外观望,一脸正经的模样想找人谈谈。
一位妙龄女子看见了稀客,赶紧走过来问好:哎哟,原来是大帅哥大驾光临,快点进来呀!那妙龄女子手一拉,就把还来不及反应的俊泓拉进去,手法相当的熟练。
俊泓甩开了她的手,自顾自的向四周打望下说:“我要找你们的负责人!”
妙龄女子听了好开心,她捂着小嘴笑了笑说:“帅哥,怎么你就连讲话都会抖呀,在这不必拐弯抹角的,难道是第一次而害臊?哈哈!”
俊泓没兴趣继续跟她胡闹,自己一个人走到柜台处寻找负责人,但柜台的小姐却要俊泓稍等,然后便忙着接电话。
片刻稍等,让俊泓的感触良多。
虽说‘磐丝洞’内漆黑一遍,但里面的气氛却热闹非凡,各自的小房间里都传来了歌声曼妙,歌舞升平!
磐丝洞内进进出出的都是形形色色的人,俊泓看了不禁摇了摇头叹气说:把自家的妻儿弃在家中,自己却光顾这不三不四的地方,要是被蜘蛛的毒液蜇了,一个美满的家就这样完了!
来这里的人都各怀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不在山水间,这些客人为的都是千金酬一笑的豪放。
俊泓靠在墙角望着柜台的小姐,她似乎有好多话说,电话从刚才开始就不离手,俊泓正忧虑她是否会真的联络负责人之际,磐丝洞大门处就冲进来一批不速之客。
一位领队的便衣人士向柜台小姐出示身份证明后,马上指示亮起所有的灯,并检查身份证。
柜台小姐那张得大大的嘴巴都还没回过神,洞内的客人与小姐就一轰而起瞬间往里面涌去。
惊讶的俊泓知道大事不妙,赶紧向领队的人士说清楚。
可是不说也罢,一说便是被套上手铐,俊泓紧张的解释自己是清白无辜的,可是从洞内带出来的男男女女,个个都喊着自己是无辜的,竟还有个中年汉子怨天哀地,说自己只是路过的!
领队的便衣人士拒绝所有借口,命令说:有什么事,等回警局录口供后再说!
俊泓被带出洞外时,原本想高呼楼上的杰飞下来帮忙,无奈的是楼梯处都站满了警察,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被强制推下楼。
看样子这次的扫黄行动配合了所有肃毒、反黑和暴力风化、移民局等警方人员,楼下还站有大批的媒体等待报道!
俊泓被推出楼梯口时,媒体人员就忙着拍照,闪光灯也不停向他照耀,俊泓一脸无辜的表情,心里有多大的牢骚都只能尽诉在心里。
无辜的俊泓与蜘蛛精一伙,都被挤进警方的卡车里并前往扣留中心!
磐丝洞楼上,芬妮被楼下的嘈杂声惊醒,她揉了揉困倦的眼睛,看了看熟睡的杰飞,小声说:“这地方还蛮可怕的,可是俊泓为什么还不回来?” 然而芬妮始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待俊泓回来。
在扣留中心里,俊泓被逼与其他嫖客关在一起,他还一度被蜘蛛精们怀疑是卧底!
今晚整个城市都陷入于冗长的沉睡,午夜的黝黑正蔓延着清澈的安宁和祥和。
忽然一阵电话铃声划破了宁静的夜晚,芬妮犹豫了一会儿:怎么哥的电话会响呢?这么夜了还会是谁呢?
芬妮不禁打个哈欠,望了下闹钟显示三点四十五分。
手机铃声响了良久,又再次响起来,杰飞像睡死了般竟一点知觉都没有,芬妮只好拿起手机便听。
电话里头传来了紧张又无奈的声音:“杰飞,你可以来警局一趟吗?”
芬妮认出这熟悉的声音,忙说:“俊泓哥哥,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警局呢?你怎样了?”
“芬妮,叫你哥来警局一趟,电话没电了!”
芬妮本想继续回答:“我马上过来的。”可惜俊泓已挂上了电话。
忐忑不安的心情困扰了芬妮,她多次叫了杰飞,可惜都叫不醒。没办法之下她一脸忧虑的冲出门外,到了楼下街道上,芬妮恍惚的望了沉静的四周,凌晨时分的街道上一个鬼影子都没有,更何况是德士!
芬妮不管三七二十一往警局的方向跑去,一路上她心急的说:俊泓哥哥,你千万不要有事,要是你出事了,那我该怎么办?
夜很黑,寒冷的夜风无情地吹着城市每一个角落,却吹不冷一个在夜里狂奔的热情。在长且暗的街道上,就只有芬妮一个女孩子在奔跑,她的心似乎给了某人般,不顾生命的安危独自狂奔。
然而在另一边的俊泓要是知道了,曾经有过那么一位女孩在夜里为他狂奔,他的心情又是怎样的呢?
..........................................................................

第十六章: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完》



延伸续读: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

Like us on Facebook

熱門文章|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