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 第二十二章

Sunday, January 30, 2011

男:俊泓 (小靈体饰演)
女:冰霓(Britney)笔名:悠恋 (爱尔兰咖啡饰演)
...........................................................................

日出,是凉风清爽的早晨。
‘铃............
闹钟的声响划破了,早晨的沉静。
冰霓随手关了闹钟,迷迷糊糊的走进浴室里洗把脸,好让自己精神起来。也许是昨夜陪伴俊泓到深夜的关系,导致她起床后还带着浓浓的睡意。
打开电脑,检查及更新部落格,再把婆婆的房间整理好。这些看似琐碎的整理,却是冰霓每天早上起床后,必须重复又重复的工作。
直到八点钟后,冰霓才换上粉红色短袖上衣和长裙,往熟悉的咖啡馆走去。
今天冰霓一身淑女装扮,有别于一般野蛮的性格,只见她走在街道上时,还不时想着:‘今天他会来咖啡馆吗?’
昨晚俊泓只是靠在冰霓肩膀上哭泣,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可是冰霓却是十分明了,俊泓是因为那架白色钢琴被摧毁而难过。也许男人哭泣是件很丢脸的事情,但冰霓并不觉得怎样,反而让她看透了俊泓真正另一方面。
‘其实男人哭泣也没什么,他也没想象中的坏!’ 冰霓想着想着不自觉的微笑起来,心里继续想:‘现在,不知他的心情好点儿了吗?’
其实冰霓没察觉到,对俊泓的看法已经开始转变,而且还慢慢关心起他来。
叮当~叮当~
听到门坎上的铃铛声,就知道冰霓已来到咖啡馆门前。
就在冰霓推开门的当儿,很不经意的向石灰花盆旁看了一眼。毕竟这是昨天她与俊泓并肩说心事的地方,也是冰霓第一次向男生说出她的身世,虽然这些都是伤感的回忆,可是在冰霓的心中却是甜蜜的。
冰霓一进门后就往落地窗的位子看去,他期待的人来了吗?
只见俊泓早已坐在位子上,还傻笑着向她猛力招手。
‘怎么这些男人越看越幼稚,这样打招呼都引起其他人注意了,讨厌! ’虽然心里埋怨着,可是冰霓十分开心,并不介意俊泓霸占了她的专署位子。
冰霓坐下后发现,原来俊泓已经帮她点了杯拿铁和蓝莓干酪饼,贴心的举动让她很窝心。
“怎么你擅作主义帮我点拿铁和蓝莓干酪饼,我都没说要点这些。” 冰霓故意把脸装做很不满意。
俊泓急忙向招待员招手,边说:“我每次在这里遇到你,都注意到你一定会点这两种食品,如果不喜欢就全部换过吧!”
冰霓赶紧压下俊泓的手,不好意思说:“既然点了,就算了吧。”
俊泓傻笑了一下,两人就静静的坐着,没有说话。
几分钟后,俊泓才打破沉默,说:“哈哈,本来有很多话想说的,可是现在不懂该说什么。”
冰霓笑笑不语,两人又没有了话题。
在冰霓的心里,忽然冒出一句话:‘死笨蛋,随便找些话题嘛!’
俊泓深呼吸后看着冰霓笑了笑说:“谢谢你,昨天陪伴我那么久。” 他那阳光般的笑容确实很令人着迷。
冰霓笑笑不好意思低下头,看见了桌上两杯蓝山,好奇的问道:“你都不加糖奶吗?”
俊泓很不自然的苦笑一会儿,喝了口蓝山后才说:“苦涩的味道,是我常用来分别咖啡的苦味,有没有我对妈妈的思念苦。”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看来这名句十分贴切他们俩。
“对不起,这些日子给你添了不少麻烦,辛苦你了。” 只听俊泓说。
冰霓笑了笑摇头,她随手拿起其中一个杯子的小汤池,在苦苦的蓝山咖啡里划了一圈,说:“以前我们一家四口经常来这儿。”
俊泓知道冰霓想告诉他什么,所以用心聆听。
“我妈妈最爱拿铁,我也跟着妈妈点了杯。当时我们就像现在这样坐在落地窗前,一家人有说有笑的。”
当年的回忆就像放映机般,一幕幕在冰霓脑海里重播,只听她吸了一口气后,继续说:“有一次,也不知什么原因,爸爸妈妈在这落地窗外吵架了,让原本开开心心的聚餐就蒙上了阴影。”
俊泓静静听着,他摸住冰霓的手背,温暖的手心正给她鼓励。
“当时妈妈十分生气,一转身就走,也没注意到一辆超速的车子竟然失控冲入人行道,妈妈就这样被车子撞着,流了很多血......” 冰霓仿佛回到了十岁那年,再一次亲眼目睹母亲逝世那一幕,她眼角处的泪珠,也随着弯弯的睫毛而滑落。
冰霓说到此处停了下来,任由墙上那咖啡杯模型的时钟,嘀嗒嘀嗒响着,时针和秒针不停的竞逐。
其实冰霓每一次来咖啡馆都点拿铁,是为了怀念妈妈,然而选择落地窗的位子则是为了等待爸爸回来。虽然年隔已久爸爸都没有出现,可是却慢慢成了冰霓生活中的习惯。
这时俊泓才明了原来这个位子,对冰霓来说是意义深远。难怪每次霸占这位子后,冰霓都会变得特别霸道野蛮。
“对不起,勾起了你痛苦回忆。”俊泓从衣袋里拿出手帕,把冰霓脸颊上的泪水印干。
冰霓对君子风度的俊泓笑了笑说:“对不起,我上下洗手间。”
“唉......难怪我每次坐在这位子上,她都跟我无理取闹,原来......”望着冰霓的身影,俊泓愧疚得叹了口气。
正当冰霓走出洗手间时,洪金宝竟把路挡着了。只见洪金宝皱着眉头问:“小姐,你对那个色狼还有意思,对不对?”
面对洪金宝突如其来的发问,受惊吓的冰霓连忙说:“你怎么在这里?厨房里没有工作了吗?”
洪金宝咬着下唇,想起上次在咖啡馆前,冰霓牵着自己的手,那种幸福的感觉是无法形容的,可是昨夜却和俊泓一起聊心事,一起看星星,这种场面让洪金宝的心,有如从悬崖掉入深谷般,痛不欲生!
冰霓看了看洪金宝怪怪的,就说:“你别想太多,我知道该怎么做。”
“可是......”洪金宝想表达心意,却说不出口。
冰霓拍了拍洪金宝肩膀,鼓励说:“快去工作吧!”话一说完,冰霓就往落地窗方向走去。
也许是冰霓一直惦记着俊泓,所以敏锐度降低了,她完全忽略了洪金宝的感受。
只听洪金宝哭着说:“小姐,我只是要让你尝尝新式雪糕,这样都不可以吗?”
原来洪金宝昨夜逗留在咖啡馆,是为了研做一个新式蓝莓口味雪糕,这口味是冰霓的最爱,上次冰霓牵起他的手后,就让他十分振奋,所以特地向主管申请锁匙来做雪糕,打算给冰霓一个惊喜。
哪知冰霓却和俊泓一整夜待在咖啡馆外头,所有的举动都被洪金宝看在眼里,虽然内心十分悲伤,但是洪金宝还是坚持把雪糕做完。
望着无法送出的精致蓝莓雪糕,洪金宝更是难过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整个人呆坐在椅子上哭泣!也许现在厨房里,他算得上是最伤心的人了。
早晨的客人络绎不绝,玻璃门上的叮当也响个不停,冰霓喝了口拿铁后,甜蜜的看着俊泓微笑。虽然两人的话并不多,但都尽在不言中。
忽然一阵熟悉的声音转开来,冰霓斜眼看去,只见张伯伯紧张的召集所有员工,像是有什么急事般。
冰霓跟着走上前,只听张伯伯叹气说:“咖啡馆要关门大吉了!”
这消息有如晴天霹雳,全员工都吓呆了,洪金宝更是把嘴张得大大的,一脸莫名其妙看着张伯伯。
冰霓难以置信的问道:“张伯伯,怎么会这样?发生什么事了吗?”毕竟一间好端端的咖啡馆,怎么突然说关就关呢?
张伯伯心中也是不舍,他忍着泪水回想起咖啡馆的点点滴滴,很难过说:“这通告是几天前收到的,明天发展商就要把这栋楼拆了。本来我还想跟发展商讨论的,可是八十巴仙的店主都已经搬了出去,法令上少数必须服从多数。看来我们和咖啡馆的缘份,就到此为止了!”
张伯伯话一说完,全员工都差点儿晕了过去,没想到明日就拆屋!洪金宝抓了抓脑袋,好像还适应不过来,说:“这是强人所难嘛,是什么发展商?来头一定不小吧?”
冰霓从张伯伯手上接过了通令,这是由地方法庭发出的,上面写着征地详情和拆除日期,冰霓翻了第二页,这是有关发展商的献购价,只见她一脸惊讶的说:“什......么?三倍!比现有市价高三倍?”
这也是让张伯伯最头疼的事,由于献购价十分高,时间又过于仓促,难怪其他店主不愿劳师动众搬货物,选择拿了赔偿金一夜就走人,所以前几天并没有什么异常景象。
俊泓看了发展商资料,只见上面写着:‘陈英资源国际集团’后,整颗心马上就凉了一大半!..........................................................................


第二十二章: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完》



延伸续读: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1. 既然在小灵体那儿拿下了沙发,
    于是这里也不客气了~ ^^
    话说那个《陈英资源国际集团》莫非是俊泓的父亲或亲戚之类什么的? O.O

    ReplyDelete
  2. JinRaiXin :
    沙发就拿去吧,
    呵呵 =)

    那个麻,
    继续看下去就懂了,
    嘘~
    秘密 XD

    ReplyDelete

Like us on Facebook

熱門文章|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