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 第十九章

Tuesday, January 18, 2011



男: 俊泓 (小靈体饰演)
女:冰霓(Britney)笔名:悠恋 (爱尔兰咖啡饰演)

...........................................................................
早晨,今天看来是平静的一天。
人行路上,俊泓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学院他现在的心情特别复杂。昨天咖啡馆门前的事,一幕一幕又被激荡起。
‘怎么最近老是发生这种事情?’俊泓的眉头深锁。
‘看来冰霓对我的误解已越来越深,她还会接受我的解释吗?’其实俊泓真的很在意,冰霓昨天扣着洪金宝的手臂,这举动已深深烙印在俊泓的脑海里。
‘按当时的情况看,难道冰霓接受了他?’ 想到这里,俊泓用手拍了拍脑袋,把所有不好的猜测都抛开。他看了看手表就加快脚步,深怕学院那边又会闹出什么幌子。
今天的学生,会像昨天那样排斥他吗?
这问题最让俊泓头痛,原本想要在学生面前立下好榜样,谁知却在授课时闹得一团糟!第一天的音乐教课生涯就状况连连,这难免打击了俊泓的情绪。
俊泓一抵达学院就一口气冲进办公室,拿了些教材后,匆匆忙忙赶往课堂
今天的学生看来并没像昨天那么早报到,俊泓一抵达讲堂就注意到空着的位子还蛮多。等了大约十五分钟,学生们才姗姗来迟。
俊泓等着所有学生坐好位子后,才开始新一天的课程。
俊泓来到钢琴旁,他用灵活的手指先摸了摸键盘,然后俯身并缓缓的坐在长椅上。俊泓很认真的弹奏每一段曲子,还向学生们讲解曲子里所匿藏的奥妙,这些奥妙都是作曲家们精心编制,想表达的内涵莫过于生活上的矛盾和无奈。
首首矛盾和无奈的曲子都很适合俊泓现在的心情。
每当俊泓按下键盘时,钢琴所发出的音符都能申述他内心中想说的话。俊泓闭上双眼深深呼吸一下,让这优美的音乐深深融入自己创伤的心灵。
俊泓自顾自的把整首曲子弹奏完,然后微笑对全班学生说:“弹琴最讲究的,是一个‘心’字。出名的作曲家能让心中的感觉,完完整整表达在创作曲子上,加上弹奏时的用心,这些优美的音符就会浮现出震撼人心的感觉!”
俊泓用眼光向所有学生扫去,继续勉励着说:“所以大家要记住,只要把情绪控制好,再勤加练习,必定能创作出好的曲子!”
坐在课堂右侧角落处的一位学生,忽然发问:“如果一个人的心已经变质了,那他弹奏的乐曲是否也会跟着变质?”
俊泓确定是王亿后,笑笑回答:“那可不一定!那要看弹奏者抱着怎样的心情。”
“什么怪道理,那么不就是所有罪犯都能成为钢琴家了?”王亿眯着眼摆了个蔑视的眼光,继续露出怪异的笑容问道:“呵呵,新来的,你的回答实在欠思考。”
俊泓继续耐心解释,道:“音乐是没有职业区分性,更不分国籍你我!只要对它持有热忱,音符就会像新生命般纯洁,并成为我们生活上不可或却的精神支柱。”
“老师你那里纯洁啦?我不拐弯抹角了,试问像你这样的品德,有什么资格教导我们?” 王亿嘴不软的炮轰,在他眼里俊泓根本就是品质低下的东西。
学生们一阵唏嘘。
俊泓叹了口气,举起双手安抚学生们安静,无奈说:“这当中有着很大的误会!”
“什么误会?难道报章会报道错误?还是说照片上的人根本不是你?” 一位女学生忽然站起,严厉问道。
听这口音十分熟悉,俊泓肯定这学生是跟自己相当熟落的,所以解释说:“是误会,是误会。”
“谁误解你了?你光明正大上妓院是误会?难道那是名正言顺的事情?你别歪想了!” 她说的话大声且字字句句都带刺,在课堂内特别引人注目。
俊泓紧张的望向学生座位上,竟然发现她就是冰霓!
天底下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
昨天在大礼堂与相遇就足以让俊泓头疼,可是万万没想到她却出现在这儿。俊泓还以为冰霓只是其它班的学生,等有机会向她解释就没事了,谁知道她却出现在这里,还当着所有学生面前责备自己,看来冰霓对自己的评价很糟糕!
‘是不是昨天咖啡馆的事情惹怒她了?’ 俊泓呆呆望着冰霓,脑海里更是闪过很多问号,面对着冰霓直言不讳的责问,俊泓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听见冰霓直接点名俊泓上妓院的事,全班学生一片哗然!原本无聊的音乐课变成热闹无比,大家都议论纷纷盼望冰霓继续揭发俊泓的假面具。
冰霓忍着心中的怒气,看着哑言的俊泓,继续说:“我还以为你有自知之明,会分辨是非黑白,做错事后会勇于认错,可是我发现我错了,错在自己那么的天真!”
班上忽然静得鸦雀无声,大家都憋着气等待接下来的事情。
原本愤怒的冰霓已转为悲泣,她停顿了一会儿其实是给俊泓机会,希望他能认错,并获得学生们的原谅。其实冰霓再怎样生气,都不希望看到在台上教课的俊泓,得不到学生们半点儿的尊敬。
试问天底下有谁会愿意看见自己心仪的对象,受到冷落和委屈?
冰霓就是一个例子,她看见慢半拍的俊泓后,泪水更是夺眶而出,喊道:“难道要你向学生们道歉,都那么困难吗?”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句出自《左传》的名句俊泓是非常明白的,只见他闭上了双眼深思一会儿后,淡淡的说:“我没有错。”
岂知俊泓说出了这句话却是大错特错,课堂内所有学生马上拍桌子起哄。大部分的学生都对俊泓顽固的性格大感不满,冰霓更是泪下沾衿,失落得低下头轻声说:“我对你太失望了!”
此刻的课堂已不受控制,学生们乱成一团,无论俊泓怎么高呼遏止,都无济于事!
俊泓在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做了个决定,他不慌张的走到冰霓身边,看着已成泪人的冰霓,俊泓狠下心肠直接拉了冰霓的手,然后往课堂门外走去!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确实吓了不少人,就连冰霓也十分惊讶!虽然她尝试摆脱俊泓的手,可是不管怎样挣扎都徒劳无功。
俊泓一脸怒气的把冰霓拖拉到学院大门外,拦截了一辆德士后就扬尘而去,大门旁只留下一脸木然的保安人员。
在德士上两人都没有交谈,冰霓摸着疼痛的手臂,不免对俊泓持有戒心,看着德士在马路上飞驰,冰霓的疑虑也越来越多。
然而坐在冰霓身旁的俊泓却出奇冷静,他一直望着窗外的景物,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很多无奈。也许在俊泓的心中,这是唯一能解释的办法,还自己一个清白。
德士转了几个弯后就停在一排店屋旁,俊泓给了钱马上又拉冰霓下车。冰霓看着俊泓百思不解,感到十分惊慌,大声说:“死变态!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俊泓打开了楼梯口的铁门,一手拉着冰霓就走上楼去,冰霓吓得面容失色,深怕失去理智的俊泓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来,急忙高喊救命!
俊泓一直走到二楼后才松开冰霓的手,指着警察绑上的警戒线说:“这间就是被封锁的不良场所,你对我的误会也因它而越闹越僵!”
冰霓往里头看了几眼,又看了看俊泓,心里还没抓到俊泓想表达的意思。
俊泓一步步继续走上楼去,打开了门后,说:“这下你明白了吗?”
‘什么嘛?哪有人住在这种地方楼上的?就算是外人也会断定你去风流呀!’冰霓看见俊泓把自己带回家里,心里马上感到甜丝丝的。
俊泓走进了客厅后不言一语,他在血鹦鹉的鱼缸处随手摸了摸。
在厨房里整理东西的芬妮一听见熟悉的钥匙声,赶紧跑了出来,开心的问:“俊泓哥哥,你那么早回来的?”
可是出现在眼前的人物,却让她吓呆了。芬妮看着冰霓相随在俊泓身后,心情马上酸溜溜的。
只听芬妮小声的向冰霓说:“你好!”
‘这又是什么情况?怎么死变态的家里会出现一位女孩?而且还是昨天牵着她一起去咖啡馆的女孩!’ 冰霓感到晴天霹雳,马上把所有的疑问透过眼神,狠狠盯着俊泓,要他解释清楚为什么!
忽然从冰霓的心里闪出一个念头:‘莫非这位女孩和死变态是住在一块儿的!’
..........................................................................

第十九章: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完》



延伸续读: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1. 话说这小说有多少话呢? =)

    ReplyDelete
  2. JinRaiXin :
    保守估计二十几章,
    呵呵 =)

    ReplyDelete

Like us on Facebook

熱門文章|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