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 第十七章

Monday, January 10, 2011



男: 俊泓 (小靈体饰演)
女:冰霓(Britney)笔名:悠恋 (爱尔兰咖啡饰演)

...........................................................................
凌晨四点十分。
黎明即将莅临,夜正随着时间的暗流慢慢融入熟睡中的沉静。
迎面吹来的冷风寒冷刺骨,吹在芬妮身上的更是冰冷绝望感,但她不管,她的执著必须战胜一切,因为她正努力着奔往她担心的人那,就算硬着头皮也要去到警察局一趟。
不见人影的深夜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的安全感,黑暗的恐惧更是占满了芬妮的思想,毕竟她知道很多罪案都是发生在夜深,可是她都不管,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俊泓不能有事。
在扣留中心里,那些已被录完口供的扣留者,都会分到男女不同的牢房里。
虽然俊泓很努力解释自己的清白,但警方都没因为片面之词而释放他。所有被抓进扣留中心的人都一视同仁牢押着,他们能做的就只有等待被送往检验尿液含毒的成分。
俊泓被关押进来后就浑身不自在,毕竟他还要面对那群蜘蛛精的仇视,虽然男女是分开关押在两间不同的牢房,但这两间牢房却只隔着一副铁栏杆,所以今晚俊泓就成了蜘蛛精们谈论的对象。
其实在俊泓的心里难免怪起自己倒霉,毕竟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再怎么说又联络不上杰飞,看来俊泓还得待在铁笼子里一段时间。
铁窗外渐渐细雨纷飞,朦胧了照亮的灯火。
俊泓看起来有点担心杰飞,如果杰飞现在赶来必定会淋湿身体,因为他出门从不带伞,再说现在的治安不是很好,抢劫案层出不穷。
拘留所外的警局大门早在入夜时分就深锁了,而且守卫森严,只打开一扇侧门让警员通过。
夜间的冷风已让芬妮不好受,现在竟然下起小雨!那刺骨的寒风就快把芬妮给昏歇了,可是她依然咬紧牙关坚持走到警局门口。
芬妮在警局大门的屋檐下,看了脚底的水泡,大部分的伤口都苍白得不见血色,因为这一路跑来芬妮都没有穿鞋,而那双破掉的鞋子就紧紧握在她手上。
职夜班的守卫不忍心看到芬妮如此狼狈,就从储物柜里拿了条毛巾给她,好让她能把身上的雨水擦干。一名女警还提着雨伞把芬妮带进警局。
芬妮询问了关于俊泓的行踪后,女警员就带着她往查案警官的办公室走去。
忍受着冰冷煎熬的芬妮不停苦苦哀求,向警官解释俊泓是清白的,因为她们都是住在第三楼的住户。当天是因为嫖客骚扰了她,俊泓才会去找负责人投诉,可是在阴差阳错的情况下俊泓竟被当成是嫖客而被扣留。
警官笑了笑表示了解,也因为俊泓是在案发现场,所以必须按照规定扣留他,再说现场也找到软性毒品,由于这次的行动属于高度关注的逮捕行动,俊泓必须等待检验尿液过关后才能保释外出。
芬妮一脸忧虑的听着警官回答,不知所措。
警官还向芬妮保证,会谨慎处理俊泓的个案,并吩咐芬妮耐心等候俊泓的检验报告。
无奈,无声无息占据了芬妮,看来只好等待明天的检验报告。宁静的等待处就只有芬妮一人,默默的等候着俊泓。
“俊泓哥哥一定会没事的,老天爷会保佑俊泓哥哥的!” 芬妮十指紧握诚心的祈福,她不停祈福着说:“俊泓哥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一定要平安无事!”
清晨一大早,俊泓就被叫醒并带出拘留所。
一名便衣警察拿着检验报告走进警官的办公室,谈论了一阵子后,就指示扣留中心的警员把俊泓带去别的部门。
芬妮卷卧在长椅上,她疲惫的闭着双眼,但嘴里还是不停默默念叨。
俊泓处理部分手续后就被带往等待处。
当门坎一发出声音,芬妮就马上张眼观望,当她一见到是俊泓后,就马上冲前去,含泪说:“俊泓哥哥,你没事吧?你看来很憔悴哦!”
俊泓看了芬妮满脸倦容的模样,就埋怨说:“怎么搞的,你都累成这样,杰飞呢?” 芬妮很不好意思的转过身整理仪容。
俊泓看下四周不见杰飞的踪影,有点生气说:“是不是你哥哥,带你来了后就丢下你一人,自己跑回家继续抱头大睡?”
芬妮急忙解释道:“不是的,等下他还要上班,是我让他先回去的。” 芬妮怕俊泓会责怪自己夜里赶来警局,所以就隐瞒了事实。
俊泓不忍心继续责问,就要芬妮一起坐下。
“俊泓哥哥,你看来很累,也很憔悴。” 芬妮很勉强笑着。
其实俊泓一整夜都无法入眠,憔悴是在所难免的,而且每当想到自己含冤被抓的事,心里就有说不完的苦衷。可是当俊泓看见芬妮那么关心自己,内心马上温馨了起来,说:“不碍事,没关系的!”
芬妮用手擦了泪水,双眼红红的说:“只要俊泓哥哥没事,我就安心了!”
一名警员在柜台处喊起俊泓的名字,并要求俊泓上前。
“以后如果遇到类似犯罪活动,一定要先通知警方,而不是自己去处理,要知道不是每次都那么幸运的!” 查案警官看了俊泓一眼,严厉训诫一番后,指示芬妮到另一个柜台签保释书。
等一切手续办妥后,俊泓和芬妮就跟着另一名警员走出警局。
一路上俊泓走在前头,芬妮则默默紧随在后。
忽然间俊泓停下脚步问:“芬妮,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隐瞒我?”
这一问让芬妮呆若木鸡,完全不懂得回答。
俊泓怒视着芬妮说:“你昨晚做了什么好事?”
“我没有,我只是......”芬妮很紧张的猜想,俊泓是怎样知道她独自去警局的事。
俊泓拍了拍芬妮头顶一下,说:“你怎样知道我到楼下是为了你的事?我很可能也是去嫖妓呀!”
“我相信俊泓哥哥不是嫖客!” 芬妮很认真的回答。
俊泓笑了下,说:“傻小妹,男人是不可以随便相信的,你太天真了!”
“那是因为我......”芬妮忽然住口,红着脸低下头。
“怎么啦,我又没责怪你。” 俊泓随手牵着芬妮,说:“我只是不想你以后吃亏,走吧,我们回家去!”
俊泓走了几步后,又说:“芬妮,谢谢你保释我!”
“俊泓哥哥,我们可以慢慢走回家吗?我想享受这一路回家温馨的感觉。” 芬妮开心的笑着。
“傻小妹,回家就回家嘛,有什么好享受的?” 俊泓嘴里虽然唠叨,但步伐上已明显慢了下来。
芬妮一脸笑容忍着疼痛的双脚,穿着一双破鞋子走回家。
回到楼梯口处,已是出奇的安静。经过二楼时,俊泓偷偷瞄了‘磐丝洞’的情况,里面空无一人,而那玻璃门也被锁上大大的铁链。
俊泓踏着沉重的脚步上楼,想起昨晚那荒谬的事,只有用倒霉来形容,心想:‘如果杰飞没有租在‘磐丝洞’楼上,也许命运会因此而改变。看来这一切的源头,罪魁祸首还是不正经的杰飞!’
芬妮开了门锁后,笑笑说:“俊泓哥哥,你先去洗澡,把所有的霉运通通洗掉,这样就可以迎接新的一天。”
俊泓走到房里拿了条毛巾,然后才到沐浴室里洗澡,芬妮则在客厅的沙发上休息。
杰飞忽然从梦中惊醒,慌张的看了闹钟后,就发起牢骚来:“都那么迟了,怎么没叫醒我?妹啊!都不懂怎样说你!” 芬妮看着杰飞,感觉到一阵汗颜。
杰飞迅速拿起背包后就匆匆忙忙跑出门外,连早餐都省下了。
芬妮摇了摇头,想着:‘哥的性格看来是改不了,又要饿肚子工作了。’
芬妮每次想起杰飞时,都会皱起眉头:‘如果哥有俊泓哥哥的十分之一,那就很好了。’
俊泓换了一身新衣服出来,穿着牛仔裤的他坐在沙发上绑鞋带。他注意到了芬妮一直拿着刚才穿的鞋子,就好奇问:“鞋子怎么啦?”
“穿坏了。” 芬妮虽然在回答俊泓的话,但心里就不懂在想什么。
俊泓随手拿过那双鞋子,说:“坏了的东西就不要耿耿于怀,丢掉它!我买个新的给你。” 俊泓说着就把芬妮的鞋子丢进垃圾桶。
芬妮心里一阵疼痛,但又说不出什么。
“我去音乐学院一趟,今天要开始教课了,不能迟到!” 俊泓出门后,就把门锁上。
芬妮望着俊泓离去,心里却是百感交集。
在浴室里,当温水一洒下,那受伤的双脚立刻疼痛无比。芬妮忍着痛楚慢慢把伤口洗干净。可是当她想到俊泓把鞋子丢进垃圾桶时,整个人就无比的忧伤,她扶着墙角在痛哭!
任由温水洒下,也冲不去芬妮心中的疼痛。
学院门前,学生们都匆忙的赶往课堂。
俊泓像昨天一样来到保安厅,然后微笑的向保安人员问好。可是今天的保安人员看似很不自在,俊泓也没有多虑直接往大礼堂走去。
然而很多学生正围着布告板讨论不休。
俊泓好奇的想:‘这里的学生都很珍惜上课时间,怎么今天却在这,还不去准备上课前要用的乐器?’
学生们一见到俊泓,急忙闪边并腾出一小空位。俊泓望眼布告板,整颗心顿时惊讶得掉到谷底!
只见布告板上贴着一则新闻头条,那蓝色大大的文字写道:‘警方立下大功,成功捣毁卖淫集团!’
这其实是件好事,可是彩色图片中却显示出俊泓坦然自若的面对镜头,其余的妓女和嫖客个个都用手遮着脸,害怕庐山真面目被人看着!虽然图片中俊泓的双眼已被黑格子遮蒙,但学生们还是很轻易认出来!
俊泓没料到传播速度竟然那么快,更没想到事情会如此严重。也因为这则新闻是粘在布告板的玻璃上,看似有心人故意要俊泓难堪!
在俊泓身旁的学生也开始窃窃私语,没半句是好话!
俊泓失落得闭上眼睛想转身就走,可是事情并没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死变态!” 一句简单的话语,却像把锋利的刀子狠狠地扎进俊泓的心里。
俊泓一挣开眼睛就被眼前的冰霓给惊讶着!
“你......怎么会......在这里?”俊泓望着怒气冲冲的冰霓,就连说话都开始打结了。
冰霓的眼睛就快喷出火焰,她一直怒瞪着俊泓!直到身边的朋友见状后,问:“你们认识的吗?”
“不认识!” 冰霓咬牙切齿的回答,并继续说:“我不认识不洁身自爱的老师!”
俊泓没有开口反驳,也许现在的情况要是继续辩解的话,只会把事情越闹越僵。
冰霓想起上次洪金宝跟踪俊泓,还把俊泓上‘盘丝洞’的真实情况告知,但她却把洪金宝大骂一顿,甚至曾怀疑洪金宝想从中挑拨。冰霓一直认为俊泓不是那种风流嫖客,然而今天布告板上的剪报却让她彻底失望!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让冰霓死心,她红着双眼紧咬嘴唇,强拉着一起的朋友去上课。
学生们也渐渐离开,剩下俊泓一人呆站在原地。
俊泓深深叹了口气后,才往课堂的方向走去。也许在俊泓的心中,这口叹气声会是他一生之中最痛苦,也是最无奈的时刻了。
俊泓一走进钢琴课堂,班长立即喊起‘起立’,可是全班近百名学生却不为所动,反而那班长还被冷眼。
俊泓深呼吸后就把课本打开,开始了他第一天的教学生涯。
可惜大部分的学生都没有专心听讲,有的还带上耳机,专注力比起昨天下降很多。班上只有少数的学生自律做起笔记,俊泓越教越不是味道,指着一名翘着脚在桌上的学生说:“请你把脚放下来!”
这名同学就是王亿,他还很自豪的站起来大声说:“你不配当我们的钢琴老师!钢琴所培育的是卓越感,弹钢琴则能释放本身的意念,我们真的不需要一个品行如此差劲的老师!你严重玷污了钢琴界所提倡的博爱!”
王亿话一说完,全班的掌声立即响起,大部分的学生还在俊泓面前为王亿喝倒彩,掌声久久没能停息,无论俊泓如何想平息这个场面,整班就像是失去控制般,越来越吵闹!
直到手机突然响起,俊泓接听了电话后,才无奈的离开走向办公室。
院长一看见垂头丧气的俊泓就说:“今天,你就拿假回去好好休息,那班就暂时给陈老师代课一天,先让学生们平静下来。”
俊泓想解释,可是院长却挥了挥手,笑笑说:“会弹琴的孩子,不会坏到哪里去,这也是我掌管音乐学院的信念,我相信你!明天再好好加油吧!”
俊泓感动得谢过院长,至少在那么多人误解他的同时,院长是唯一信任他的,俊泓还以为会被辞退,现在总算能放下心头大石了。
俊泓黯然失落的收拾东西,可是一旁的陈老师却很不安分多言:“我不是那种死赖不走的人,发生这种事都丢脸到家了,是我的话就会好好想清楚,这里能继续留下来吗?”
俊泓不争辩,收拾好文件后就带着难过的心情离开学院。
..........................................................................

第十七章: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完》



延伸续读: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

Like us on Facebook

熱門文章|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