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 第十章

Wednesday, November 10, 2010

男: 俊泓 (小靈体饰演)
女:冰霓(Britney)笔名:悠恋 (爱尔兰咖啡饰演)

...........................................................................

青苹果的滋味即酸即甜,

就像是刚发芽的恋情搬,

我情愿尝一口它的甘甜,

也不愿感受暗恋的痛苦,

因为,

冷冰冰的咖啡,

如果没有你为我翻热,

它会失去唯一的甜美,

永远永远都无法回来。
阳光悄悄的从窗外照射进来,充满着柔和、温暖,给人带来无限的惬意,好比夏天的阳光更受人欢迎。
杰飞用手在鼻子上揉擦下,然后懒懒卷缩在客厅中的草席上,被子早就被他踢到草席外去。在大厅中除了几张陈旧发黄的沙发外,就剩那张一进门就能看见的小橱柜,上面养着几只血鹦鹉,像似静静的迎接早晨的到来
门外传来阵锁匙开门的声音。
“哥,起床啦!早餐我都买回来啦!” 芬妮进来后,马上就把门给锁上。
杰飞懒洋洋的躺在草席上,眯着眼睛还糊里糊涂说了几句梦话。
“哥,起床啦!早餐都准备好了呢!” 芬妮把早餐排列在餐桌上,然后随手又在俊泓的房门上敲了几下,嘴里却是催着杰飞起身。
“天亮了?” 杰飞很不情愿抓了抓头坐在草席上。
芬妮笑笑的说:“被单都折好了,快起来!”
“怎么时间过得特别快?” 杰飞想起又得找工作,马上发起牢骚来。
芬妮关了热水器电钮,然后把冲好的热美禄放在餐桌上,笑说:“哥,你要快快找到工作呀!我们欠俊泓哥哥的钱都还没还呢!”
“那钱我不急着用,留给搬家时才用吧!” 俊泓刚从房里出来,听到了芬妮与杰飞的对话,说了几句就坐在餐桌旁。
“这也要看人家要不要请我啊!好啦好啦!我会尽快的!” 杰飞不耐烦敷衍着,心想怎么妹妹老是提起欠俊泓钱的事,多丢脸!
杰飞一来到餐桌旁就看看今天的早餐有什么,芬妮把炒面递上说:“哥,这是你的。”
杰飞夹了炒面塞进嘴里吃,忽然想到了什么,问:“妹子,这早餐你买的?那楼下的......
“他们那些夜生活那有那么早起床,所以早上是安全的!” 芬妮双手拿着片面包,望了下一旁吃得津津有味的俊泓,傻笑了下又在雪白的面包上咬了一小口。
“妹,做莫俊泓的饭盒里有荷包蛋,我却没有?” 杰飞问。
芬妮先是一阵的恍然大悟,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后,一时间无法回答。
“你妹妹一大早起来,就到对面打包早点了,可能老板娘还没有准备好吧!就别怪你妹妹啦!” 俊泓喝了口咖啡,慷慨的夹起荷包蛋说:“你要,就给你吧!”
芬妮看着俊泓夹起荷包蛋,马上紧张起来,说:“不,哥......那蛋......特地......
“不用你施舍!” 杰飞一边咬着油条一边又嫌:“妹,怎么你和俊泓喝的都是咖啡,而我的又是美禄?”
芬妮张开口想辩解,可是却没有出声。
“要是旁人还以为俊泓才是你的哥哥,我呢?唉......看来你是嫌我穷咯,才第一天就这样对我,以后我该怎么办?” 杰飞的确爱唠叨,喝着美禄的时候也不罢休。
俊泓吃着薄饼,笑笑说:“我怎么觉得有个人特别爱吃醋呢?大清早的醋意就如此之重,有碍健康哦!”
“懒得理你们,我不在你最好把我妹妹照顾好,不然你就完蛋!” 杰飞把用过的餐具拿进厨房后,边整理着头发边说:“我出去了!”
杰飞抛下句后,就匆忙开门而去,客厅中就只剩下俊泓和芬妮。
芬妮偷偷的瞧下俊泓,害羞的说:“不好意思,我没太多的钱分担你们的房租。”
俊泓大口把荷包蛋撕半咬在嘴里,也不好意思说:“没关系,我不缺钱用。”
“那我帮你打扫家务,好吗?反正没上课也闲着。” 芬妮用恳请的眼神看着俊泓。
“随便你。”俊泓逃避芬妮的眼神回答。
随后芬妮在客厅中忙着做家务,把原本杂乱无章的客厅整理得井井有条。其实这些杂物都属于屋主的,也因为屋主那念旧的性格,杂物才被堆积得如此之多。俊泓也向屋主说了好几遍,可是却无动于衷,有时俊泓还得亲自整理,可是今天却多了个好帮手。
俊泓忽然想起鱼缸内的血鹦鹉,想起昨天做出的承诺,便说:“芬妮,我要出去一会儿,你待在家,别乱跑哦!”
芬妮轻轻‘嗯’了一声,大大的眼珠直望俊泓,似乎正想传达着什么讯息,可是俊泓的频道就偏了些,只听他笑笑说:“累了就歇息下,等我回来再帮忙。”
俊泓拿了钥匙就走出门外,留下芬妮默默的看着俊泓慢步远去......
由于上班的时间刚过,所以街道上的行人不会很多。俊泓走着的同时,也欣赏着清静的街边,心想:“人家说早晨是充满活力的一天,夜晚是一切歇息的时刻,这观点确实没错,街道上的店主也开始了每一天的新生活。人生就是这样嘛!” 俊泓笑了笑。
往金鱼宠物店去并不会很远,只须过两条街就到了。俊泓发现这里的店主都非常好客,每次见到面时都会向他打招呼,由于不是相熟俊泓也只是微笑回应。可能这里的人也比较亲善和蔼,所以俊泓很喜欢这里。
可是就在俊泓向文具店的老板闲聊一会儿时,无意间发觉身后不远处有位女孩正躲躲闪闪的。
俊泓经过一条街后,往左边的路口走去,再瞄了身后一眼,那女孩依然跟在自己后头。俊泓睁大眼睛看着她,因为这女孩不是别人,她是芬妮!
此时的芬妮换了一套浅蓝色的连身裙,俊泓反应慢了几拍没法马上认出。
“该死!” 俊泓敲了自己笨拙的脑袋,忙向芬妮挥挥手,想问为什么跟着自己。
可是芬妮一看见俊泓挥手,就急忙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怎么搞嘛?芬妮好像不是跟着我,是我自作多情吧!” 俊泓的心情就像是被泼了一身的冷水,呆站在原地数秒后才无奈的往金鱼宠物店走去。
老店主一大清早就在店门外准备出门打太极,看见俊泓后眯着眼睛笑说:“年轻人,来买鱼饲料吗?
“鱼伯伯,上次我买的血鹦鹉,还有吗?” 俊泓习惯称老店主为鱼伯伯,因为他每次都穿着印有‘鱼’大字眼的衬衫。
老店主拖着缓慢的脚步走到柜台旁,拿了个网兜子,从鱼缸内挑了只血鹦鹉和蔼的问道:“年轻人,你要几只呢?我给你挑个健康的。”
俊泓指着一只鲜红色且发亮的血鹦鹉,说:“鱼伯伯,这只怎么样?”
“呵呵,年轻人好眼光啊,这只可是新品种,不便宜哦!” 老店主把它挑了上来。
“给我五只好了。”
老店主摸了摸脑袋说:“你......不久前才买了十只,想换个大鱼缸吗?”
俊泓心想:“家里的血鹦鹉不知怎地死了那么多,叫杰飞帮忙照顾却越帮越忙,鱼伯伯对鱼类又情有独钟,要是他知道家里的血鹦鹉翻白肚了,肯定不会卖给我这个不负责任的养鱼人。”
俊泓正想着的同时,老店主忽然问:“年轻人,那门外的女孩是跟你一起的吗?
俊泓回头看,芬妮正一人站在店门口,她神色慌张,像是在寻找什么。
好像是来找你的。” 老店主说。
俊泓深怕芬妮一个人的安危,赶紧走上前去挥挥手。
芬妮一看见俊泓,脸颊立刻昏红起来,她装着若无其事的说:“没事,只是看看。” 一脸不在意的转身就离开。
俊泓本来想追出去的,但此刻老店主却把他叫住了。
“年轻人,等下我要赶着去练太极,你快点行吗?
俊泓张望下芬妮的去处,只好乖乖的回去血鹦鹉。一老一少的有说有笑,说到兴起时老店主还打算搬出他的私藏珍品
俊泓哥哥,你好像很喜欢鱼哦。”一把柔和的声音在俊泓耳际想起。
芬妮忽然出现把俊泓吓了下,俊泓很快回复镇定说:“我喜欢它们自由自在游。”
芬妮伸手在鱼缸内的水面上划了一圈,说:“这鱼叫血鹦鹉?
俊泓笑了笑说:“我在给血鹦鹉添朋友呢!不然你来挑几只吧!”
“好!”
芬妮抬起头望了俊泓一眼,就在她的眼神与俊泓对望时,俊泓似乎感觉到她那水汪汪的眼睛里,有好多话要说,迷惘之际被老店主的声音打扰了。
“年轻人,来这是珍藏货,要就快选,我赶时间。” 老店主双手扛着小鱼缸给俊泓看,芬妮好奇的也把头靠过来张望。
老店主看了芬妮一眼笑说:“这姑娘家刚刚不是站在店外东张西望?
“啊......” 俊泓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老店主像是江湖佬般,继续说:“没关系,谁挑都一样,来。
芬妮细心挑了几只血鹦鹉后,老店主就把鱼放往塑胶袋子里并灌入氧气。
就当俊泓付钱的同时,老店主继续叮咛说:“血鹦鹉喜欢大的活动空间,你家那个小鱼缸不适合养这么多,怎么不顺便选新鱼缸呢?”
芬妮听后爽朗的回答:“不会啦,七只刚刚好呢!”随后用微笑的眼睛看着俊泓,似乎要帮俊泓传达正确的讯息给老店主
“怎么变成七只了?不是十五只吗?” 老店主疑惑的想了想,然后瞪了俊泓一眼。
俊泓赶紧还钱,随便向老店主交待下换鱼缸的事,就牵着芬妮链接的手走出店外。
芬妮一脸通红的看着被牵的小手,心里正心如小鹿乱闯般。
..........................................................................

第十章: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完》



延伸续读: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You Might Also Like

6 comments

  1. 勤劳的白羊:
    呵呵,
    很快手脚哦 =)

    ReplyDelete
  2. 勤劳的白羊:
    哦,
    原来是这样 =)

    ReplyDelete
  3. 我很讨厌刚才的会议,
    他让我错过了抢沙发的机会了… T^T

    ReplyDelete
  4. JinRaiXin :
    没关系,
    下次还有机会的,
    呵呵=)

    ReplyDelete

Like us on Facebook

熱門文章|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