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 第十一章

Sunday, November 21, 2010

男: 俊泓 (小靈体饰演)
女:冰霓(Britney)笔名:悠恋 (爱尔兰咖啡饰演)

...........................................................................

窗外传情千百里,
指上传意万里回,
只要心中存有一丝情思念,
哪怕相隔甚遥远,
只要尝一口你手制的咖啡,
昔日的欢乐时光,
和你那娇美的倩影,
就会与我一起,形影不离。


‘铃............’ 闹钟在化妆台上跳起舞来。
冰霓从床上坐起,顺手往闹钟的脑袋压了下,让它安静。
在浴室内梳洗了一阵,冰霓望着墙壁上的镜子狠狠瞪了自己一眼,然后告诉自己说:“他............个变态!等下遇到他要狠狠地骂他,不可以再心软哭泣了!”冰霓坚定的对着镜子说后,再用冰凉的自来水清洗脸部,好让头脑能清醒清醒。
早上起来病情已有所好转,只是感冒还未痊愈,冰霓从壁橱里拿出感冒药后,就配上温水一口气就把药吞下。
‘唉......’冰霓来到房门前轻轻叹了口气,到现在她还希望是洪金宝看错人!
冰霓习惯性的走下楼把婆婆的房门打开,婆婆早就像往常般出去打太极了,冰霓先把婆婆的房间整理好,然后在出门前打开电脑检查稿子。一直到墙上的时钟敲了八下,冰霓才换上一套全新的白色无袖衬衫和牛仔裤,出门往咖啡馆走去。
‘今天那位子是我的,不能再让那个死变态抢了!’冰霓想着想着,脚步也跟着加快了许多。
叮当~叮当~
熟悉且亲切的声响,总是在推开门后的刹那。
冰霓马上把视线放在落地窗旁的位子,只见桌上已放着‘保留’的卡片。早上咖啡馆的客人并不多,但那卡片看起来就十分显眼。
“悠恋小姐,这边请!”店员很有礼貌的走到落地窗旁,然后把卡片给拆下。
冰霓先是犹豫了一会儿,才慢慢走到位子上坐下,顺手指了卡片问道:“这是保留给我的吗?是谁说要这样做的?”
店员亲切的笑着回答:“洪金宝......他说......
“叫他过来!”冰霓闭上眼睛,表情上十分不高兴。
洪金宝扭扭捏捏摆动着身子走来,那娘性的走路模样就是改不了,冰霓看后更是怒火沸腾,大声说:“你知道保留一个位子会影响咖啡馆少赚钱吗?要是张伯伯知道了,你要我怎样回答?”
“小姐,你千万别告诉张伯伯,我只是不想让那个无耻心的家伙霸占位子,我只是出自一番好意!” 洪金宝圆圆的脸蛋看起来十分诚心的道歉。
“算啦,以后不准这样!毕竟人家也是有付钱的,怎么说都是客人!” 冰霓把眼神瞄向窗外,心里想的又是另一番话:“笨蛋,你保留了位子他怎么跟我挣呀!”
洪金宝呆了呆,没想到自己的好意全泡汤了。他每一次看见那个无耻的家伙欺负冰霓心里就是不好受,所以才想了这个方法,谁知到了最后还是白费心机。
洪金宝没有多问,只是乖乖拿着笔在食物清单上打了个勾,然后轻声问:“和往常一样吗?”
冰霓‘嗯’了一声后,眼神犹豫的往窗外看去,是在问:‘怎么你今天那么迟?’ 冰霓像似默默的等待他到来。洪金宝看了冷漠的冰霓,扫兴的嘟起嘴后往柜台旁的厨房走去。
到达咖啡馆前,俊泓牵着芬妮的手走了一大段路。
芬妮含羞答答的低下头,轻声叫了一声:“俊泓哥哥!”
俊泓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黑溜溜大眼睛的芬妮,一时间摸不清头脑。
芬妮抬起左手,向俊泓眨了眨明亮的眼睛,那会说话的眼珠似乎在告诉俊泓某些事。俊泓这才恍然大悟,赶紧松开芬妮的手。
男女受受不亲这句话俊泓是十分明白的,再说才认识芬妮没几天,就牵着芬妮的小手走整条街,这未免太不成道理了!
俊泓想解释并不是有意占芬妮的便宜,但就是不懂该怎么开口。
“俊泓哥哥,你怎么啦?怎么样子是那么的奇怪?” 芬妮笑了笑,露出了可爱的小酒窝。
“嗯......那个......对面不远处有间咖啡馆,环境很不错,要不要试一下?” 俊泓找了个借口掩饰刚才的尴尬。
芬妮‘嗯’了声回答,点头的模样十分淘气,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
俊泓一提到咖啡馆就联想到昨天冰霓所写的稿子,心想:‘冰霓现在还在气头上,说什么都是我不好,那个落地窗的位子就让她好了,不然误会越闹越深,到时可不想得罪一个野人!’
俊泓想着想着又是叹了口气,身边体贴的芬妮看了俊泓一眼,扁了樱桃小嘴说:“俊泓哥哥,你在叹气什么呢?是不是我哥的关系?”
俊泓笑了笑否决后,带着芬妮越过马路,往咖啡馆走去。
早晨的客人已渐渐多了起来,冰霓一个人搅拌着拿铁好不是味道。她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自言自语说:“怎么啦,没人和我争位子,我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呀!怎么心中却是郁闷的?今天到底怎么啦?”
冰霓盖上眼睛猛然摇了摇头,欲把胡思乱想的神经抛到九霄云外,然而就在冰霓睁开眼睛的霎那,就被眼前的人物场面给震惊了。
只见俊泓今天意外的选择户外位子,他坐的地方和冰霓仅仅被落地玻璃窗隔着。冰霓睁大眼睛瞪着俊泓,满脑袋都填满了疑问。
只见玻璃窗外的俊泓,有礼貌的拉开椅子先让芬妮坐下,然后才坐在旁边。这样的情况在冰霓眼里看来就像是刚恋爱的情侣般,那股像橡胶粘着的情丝甜蜜得让人嫉妒。芬妮娇嫩可爱的笑声动作,在冰霓的眼里看来就快喷出怒火,然而那个死变态竟然还配搭得好顺畅,你一句我一句的,真让人受不了!
由于俊泓坐在靠近落地窗的位子,芬妮则含羞答答的坐在俊泓左手边,她那淑女清秀的模样很惹人喜欢,这一切的一切都很清楚地进入冰霓的眼朦。
在冰霓眼里俊泓只顾着两人甜蜜世界,一阵浓浓的醋意马上涌上心头,两眼直瞪着俊泓释放出宣战的敌意!
芬妮小心翼翼地把装有鱼儿的袋子放在桌上,还淘气的用食指头轻触鱼儿,那泛红的脸蛋儿尽显出无比喜意,而俊泓则不烦躁的一一解释鱼儿的个性,说到尽兴时还轻轻点了点芬妮白皙的鼻梁。
‘啊......我真的看不下去了!我受不了啦!!’冰霓难忍心中的醋意,隔着玻璃向俊泓狠狠比划几下!
冰霓的大动作引来芬妮的注意,只见芬妮向落地窗后的冰霓望了一眼,用那大大且会说话的眼睛在问为什么。
俊泓会意的回过头,向冰霓笑了一下,表示今天我把位子让给你。
‘你这是什么态度?对我笑?向我示威吗?’ 俊泓的微笑在冰霓眼里,就像是魔鬼战胜后,那阴险毒辣的邪笑!
看见俊泓向自己指了指,又和芬妮交头接耳的,冰霓知道那个死变态又再嘲笑自己。冰霓强忍着已快爆发的怒火,在落地窗玻璃上写下两个字‘变态’。
由于玻璃窗外看到冰霓写的字迹是完全相反的,所以俊泓先是呆呆想着,然后一头雾水的伸出手指,也点在玻璃窗上跟着冰霓的的字迹走,想看看冰霓究竟在写什么。
当俊泓的手指与冰霓交接时,冰霓感觉怪怪的,就像是被触电般,心跳莫名的加速,脸蛋也跟着发烫起来,这到底是什么感觉?为何会有这样的反应?
冰霓在玻璃上写完想说的话,而俊泓的手指头,从头到尾都跟着冰霓的笔划游走,在落地窗上画下奇妙的图形。冰霓眼神放空看着俊泓,两人的手指头就这样隔着玻璃,停留了数秒。
......悠恋小姐,你跟那个变态,在做什么?招待着隔壁座的洪金宝,神情很吃惊看着冰霓的手指尖点触着俊泓的指尖!
冰霓惊慌的收起小手,不知为何原本对着俊泓指点大骂的指画,竟带着浅浅的浪漫感。
“悠恋小姐,你的蓝莓干酪饼!” 洪金宝轻轻放下盘子,顺便提醒冰霓说:“小姐小心那个变态佬在占你的便宜!”
“你给我闭嘴!马上滚开!”
洪金宝一脸错愕站在旁边,没想到小小的提醒却换来被冰霓骂得惨兮兮。
‘这是什么世界啊!怎么我老是被骂?我又没做错什么,不都是那个变态佬惹祸吗?’ 洪金宝心有多大的牢骚,抱怨都往肚子里吞,拿起盘子后就失落的走回柜台。
冰霓看着俊泓含情脉脉的眼神,就扁了嘴要俊泓把手指放下,心里埋怨着怎么你那么厚脸皮,还把手指贴在落地窗上久久不放下!
“悠恋小姐和那位男生......是在指上传情吗?” 柜台服务员接头交耳的说不停,引来冰霓极度尴尬,马上对他们狠抛怒眼!然而咖啡馆里的顾客也开始议论纷纷。
俊泓在玻璃窗外完全不明白冰霓在写什么,他只知道冰霓时怒时笑的写着,疑问的想:‘女人呀!你在写什么?’
待芬妮喝完咖啡后,俊泓带着芬妮一起离开,芬妮开心的拿着装有小鱼儿的袋子,那浅浅淡蓝色的连身裙纱,在人群中飘舞着又是一种独妙的美质感。
“什么嘛!你明白我在骂你吗?那么快就走了不跟我挣?” 冰霓伤心的望着俊泓背影,谁也不知道,在她的眼角旁还留有一丝刚滑过的泪光难舍......
....................................................................

第十一章: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完》



延伸续读: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You Might Also Like

8 comments

  1. 周末的沙发,
    我来了~ (≧▽≦)

    ReplyDelete
  2. JinRaiXin :
    呵呵,
    谢谢你的捧场哦 =)

    ReplyDelete
  3. 小靈体 :
    呵呵, 
    谢谢你哦 =)
    我们一起加油吧 ^^

    ReplyDelete
  4. 沙发被抢,还有小说............
    店长,平常的:猜猜我是谁?

    ReplyDelete
  5. 蓝星贺(阿星)&阿鱼~! :
    不要猜了啦,
    在这里很难猜到,
    呵呵 =)
    我的直觉是.....


    蓝星鱼?

    ReplyDelete
  6. 勤劳的白羊 :
    谢谢你哦,
    呵呵 =)

    ReplyDelete

Like us on Facebook

熱門文章|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