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 第六章

Wednesday, October 13, 2010

男: 俊泓 (小靈体饰演)
女:冰霓(Britney)笔名:悠恋 (爱尔兰咖啡饰演)

...........................................................................

你不在,窗外是冰冷的,
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咖啡,
看见的是 洒落的愁绪,
灰褐的世界一片,
更勘的是寂寞泪流不止。
在咖啡馆门外,雨滴一直无情的滴答下着......
冰霓并没打开那透明的可爱小伞,她只是很失落的走在雨中。
“我究竟怎么了,为何心总是酸酸的?”冰霓边哭着边抹掉脸颊上的雨水,脸上的彩妆也因此被淡化了。此刻的冰霓多么希望有位俊男,从咖啡馆那冲出拦着她,还撑着伞在头上挡去那无情的雨水,用关心的口吻安慰她。
只可惜现在冰霓听见的都是隐约间,雨水奏响的嘲笑音律。
忽然,咖啡馆门坎上的铃铛又响起,冰霓仿佛听见了那追来的脚步声,渐渐的传来俊泓的声音。
“冰霓!你等等!”
冰霓不知不觉的把脚步放慢,那究竟是对俊泓的期待还是身心已累所产生的幻觉?说真的她并不清楚,她也不敢回头望向咖啡馆,深怕那脆弱的一面就这样赤裸裸的呈现在众人面前。冰霓竖起耳朵希望那隐约的声音是真实的,并不是那让人陷入心碎中的话语。
“冰霓!刚刚............俊泓听了老婆婆的劝告后,赶紧冲出咖啡馆外并站在冰霓的身后,声音听起来就像是说错话的小孩,有点自责的模样。
冰霓原以为俊泓会像电影里的男主角般道歉,还担心自己淋雨生病而冲出咖啡馆为自己撑伞。
殊不知冰霓回过头时,俊泓丢出了一句晴天霹雳的话:“你的咖啡还没有还咧!”
半刻钟,冰霓傻呆站在那不懂该怎么回答,而俊泓也静静的等待冰霓的答案。在咖啡馆内的客人冷汗直冒,洪金宝更是大跳起来问道:“为什么会是这样?”
原来这美好的一切都是冰霓自己的痴心幻想,现实就这么残忍,直接伤害了冰霓。
那雨水从屋檐滴落的滴答声,听起来就像在嘲笑自己的不自量力。冰霓深知自己没电影中女主角般那漂亮脸蛋和美丽动人的身材,难道在俊泓的心里也就只是野人一个吗?
冰霓越想越气愤竟拿起那断了跟的高跟鞋,用力往俊泓身上抛去,并骂道:“你这小气鬼,不要脸的臭男人,你就不能怜香惜玉点吗?”
眼见第一个高跟鞋没击中俊泓,冰霓马上脱下另一个也狠狠地抛向俊泓,可惜也被俊泓闪过。
冰霓心中那隐隐作痛的感觉早已掩盖了一切,就这样她竟任由雨水拍打在身上赤脚步行回家。她手中那透明可爱的小雨伞依然没有打开,今天的她决定再任性一次。
其实冰霓并不明白这一切的感觉,明明俊泓跟自己只是陌生人,却因为咖啡馆转角处的咖啡座而扯上关系。俩人的关系再从茫茫人海中的陌生人变成敌人,这样的关系进化真的有点让人喘不过气。
然而在咖啡馆前的俊泓,眼睁睁的看着冰霓离开,嘴里啐啐念道:“怎么会如此霸道?吃霸王餐还拿鞋子丢人,真是有理说不清!”俊泓惶然着捡起两个高跟鞋。
小雨不停下着,俊泓撑开那红色雨伞往回家的路上走去,经过后时很自然的把坏掉的高跟鞋放在垃圾槽盖上。也许细雨纷飞的下午,总使人变得格外的冷漠,俊泓才走了十几步,就回头望了下那鲜红的高跟鞋。很明显这高跟鞋是新买的就弄坏了,俊泓看在眼里又是叹了一口气。
步行回家的路途中,行人纷纷对冰霓投向异象眼光,全身湿透的冰霓忽觉得委屈。然距离上一次的难过流泪才没多久,现在又让泪水和雨水混浊,真的让人分不清脸蛋滑溜着的,究竟是什么。
好不容易才撑到回家,冰霓跌坐在那软绵绵的地毯上,任由那脆弱的虫子蔓延身上。窗处忽来一阵凉风,更让冰霓不禁畏缩在角落。
冰霓心里明白得很,对于俊泓明明是那么的怨恨,讨厌俊泓霸占了自己的专属咖啡座,讨厌他那没风度的性格,更恨他那俊俏却让人忍不住多瞧几眼的脸蛋,可是为什么却那么在意今天俊泓所说的话?
“死俊泓,为什么你那么的无赖!” 冰霓手中紧握着地毯的一角,心隐隐作痛。明明就是那么讨厌他,到底在什么时候却让他不知不觉霸占了我的心。
啊湫”冷不防打了一声喷嚏,冰霓甩了甩脑袋,把这莫名其妙的感觉甩到脑外。
“妹子,你怎么都卷缩在地毯上,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冰霓的婆婆问道。
“没什么啦,婆婆。”冰霓不好意思马上往浴室走去。
浴室中的冰霓期望能洗个舒适的热水浴,让理智的细胞从沉睡中苏醒。
啊湫--啊湫--啊湫--
“该死!就知道遇见你一定没好事。”冰霓的身体温度在热水浴后慢慢上升,头昏昏欲睡的感觉让人不禁想要有个人在身旁呵护。冰霓慢步到床边,望了日历一眼,小说交稿的日期又到了,不管啦倒头便是大睡。
“跟她两小无猜?门都没有!”迷糊中,冰霓隐约重复听到了俊泓说的话。
“我到底怎么了?”冰霓几经辛苦从熟睡中苏醒,半依偎在舒适的枕头,头痛和身体的不适让冰霓邹了眉头。
“唔,好痛!”冰霓用手背探了探额头,知道自己感冒了,无奈空荡荡一个人的房子,婆婆又上了年纪不方便上楼,看来病了还是得依靠自己。
冰霓一觉醒来病痛并没有减低,那莫名其妙的想念,心闷闷地说:“该死,我干嘛一直想念他,一定是感冒惹的祸,感冒的细菌让我胡思乱想。”
冰霓开启懒慵慵沉睡在茶几上的手提电脑,随着输入了用户‘悠恋’与密码,发现手指没有恢复平日的灵活,写一阵的稿子也用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
冰霓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的,不知怎么又想起了他的话。心里想着想着就开了篇新贴子:-
【病了几天,也许是疲累不堪的身体在抗议了。这时候如果身边有个人对自己呵护备至,那该是多美好的事。
不过我并没有这样的福分,一间空荡荡的屋子,除了软绵绵的棉陪伴着我,就是寂寞在嘲笑我,反正也就习惯了。
明天不懂还有力气到咖啡馆吗,那讨人厌的家伙一定是霸占我的专属咖啡座,他心地一定窃喜着我没有出现吧。
说真的,我和他的相遇真的有点莫名其妙,在茫茫人海中,两个人相遇非但没成为好友,却偏偏演变成敌人。
现在回想起,还有点让人不知所措,一向以来冷静的我却因为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给打乱了。那天听到他说的那一番话,不知道怎么的,心竟然像被万刀刺入般疼痛,那时候我和他的关系根本就只有恶劣两个字来形容。
那天的情景,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己体内的苯胺基丙酸浓度无意间增加了,所以才会对他的那番话有一种连自己都无法解释的心酸。
一定是自己体内沉睡太久的苯胺基丙酸忍不住寂寞,慢慢的增加才会让自己对那个讨人厌的家伙产生好感和幻想。
古龙曾经说过,“爱情就像是两大高手过招,谁先爱上,便先输了”
我真的很害怕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彻底输了,这几天没有见到他,没有斗斗嘴,总觉得生命就像少了些什么。
我自认不是自虐狂,绝对不会对一个总对自己拌嘴,斗嘴的伪君子产生感觉,可是偏偏心却又不受控制的一直思念。更该死的事,我竟找不到任何借口来推搪,让自己不去思念他。
对于一个老是霸占我专属咖啡座的人,没有风度的他,明明是那么的讨厌,为何却有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我越来越迷惑,越来越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悠恋心情日记,写于病床中。】
看着自己不知觉打出来的稿子,就这样赤裸裸的躺在自己的网页上,心不知觉得畏缩,就像中了可怕的剧毒。
“死俊泓,我不会让你得逞,不会让你偷走我的心,哼!”冰霓对着没有生命的娃娃吉蒂猫狠狠的说,心底却在想俊泓会不会看见自己写的这篇稿子。

...........................................................................


第六章: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完》


延伸续读:
《我们的咖啡都冷了吗?》

You Might Also Like

8 comments

  1. 拿下沙发,
    回头再看~

    ReplyDelete
  2. JinRaiXin:
    呵呵,
    谢谢你的支持,
    请你一杯白咖啡陪伴你细读小说 =)

    ReplyDelete
  3. 呵呵,
    支持小咖啡一下:)

    ReplyDelete
  4. 小靈体:
    谢谢小灵体,
    请你喝一杯爱尔兰咖啡,
    呵呵=)

    ReplyDelete
  5. 勤劳的白羊 :
    呵呵,
    谢谢你哦 =)
    请你喝一杯蓝山咖啡~

    ReplyDelete
  6. 哈哈,加油!不过,我还蛮好奇爱尔兰咖啡的滋味是如何的。呵呵

    ReplyDelete
  7. A DROP OF SNOW:
    呵呵,
    谢谢你哦~
    会加油的 =)
    你就幻想一下,
    鸡尾酒加上咖啡的味道吧,
    呵呵~
    目前马来西亚还不能喝到爱尔兰咖啡,
    所以唯有用幻想的就罢了~
    悲哀中~

    ReplyDelete

Like us on Facebook

熱門文章|Popular Posts